一剑祈雨来

冷CP爱好者,总是一个人默默萌着。
周期性抑郁症求拯救。

[云紫]承君诺

[video]http://www.tudou.com/v/5Q1XOrDGTD4/v.swf[/video]
【仙四+古剑同人MV】回到起点
此MV甚虐,是基于小紫英和紫胤真人是同一人的前提剪辑的,云天河不知所踪,百里屠苏转身而去,数百年光阴,仍只余下紫英一人。

仙道飘渺,凡人不可枉度之。
昆仑琼华,世间修仙门派翘楚,借地脉之灵气,能使宫宇四季恒春。更有甚者,其上遥遥处现昆仑天光,传言凡人沐及,立可白日飞升。
修仙之途,终究艰难,百年间也未必成就一人,于是有人煞费苦心,想出一条捷径。琼华以剑入道,此人便欲借剑器之力,带动整个琼华地基上升,直入昆仑天光,强行成仙。
琼华派自此集三代人力物力,终铸成羲和望舒二剑,并培养出至阴至阳二位双剑宿主,然凡人灵力有限,此法尚须设法获取巨量灵力支撑,幸而前人亦留下记载,言曾察有一幻暝妖界如行星绕轨,每一十九年行至卷云台上空,其中遍布紫晶石,蕴含灵力极其惊人。当代琼华掌门于是令双剑宿主建立剑柱,网缚妖界,使其不得脱离,同时率门下精英弟子大举攻入幻暝,斩妖除魔并夺取晶石。
其时,羲和剑宿主玄霄,望舒剑宿主夙玉,与之二人纠缠不清的同门云天青,都只风华正茂。
玄霄生性冷漠,寡言少语,修仙是他心中唯一的信仰;云天青则惫懒之极,在山下已是一方祸害,在山上更是思返谷常驻人员,他与玄霄同室而居,终日只想着怎生逗弄这位冰块脸师兄。直至有一天夙玉上山,才略改了这一现象。夙玉其实也很冷漠,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便能说出红颜白骨皆是一理的话,其冰霜心性,可见一斑。
命运的那只老旧齿轮始终在吱呀呀地转,再多人的怨念也不曾损它分毫。玄霄夙玉被选为双剑宿主,承载了琼华上下几代人成仙的希望,终日于禁地刻苦修行,许是相对日久,又或者脾性相投,二人之间渐生情愫。醉花荫如霞似锦的凤凰花映着那温柔,杳杳灵风,绵绵长归,天悬银河,繁星灿烂。
然而幻暝一战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每个人都在沉浮的命运中努力挣扎,却没有成功者。
所谓战争,必定死伤惨重,死神的镰刀从不分正义邪恶。遍地的血海深深地动摇了夙玉原本坚定的心,她再冷漠,也终究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有着天生善良柔软的角落,她质疑了这个历来被琼华弟子奉为天经地义的计划,并劝说玄霄一同站到正义这方来。而修仙已成执念的玄霄断然拒绝,在他看来,妖都是邪恶卑劣的,可以随意杀戮,甚至这种赤裸裸的掠夺还可以冠上正义功德之旗。夙玉因对心上人失望,毅然连同恋慕自己的云天青逃下山去,并带走了双剑之一的望舒,从此双双被琼华视为叛逆。
十九年后,夙玉及云天青的独子云天河横空出世,将脱轨的命运再次拉回正途。
望舒羲和互为阴阳,一旦相失便会反噬宿主,夙玉生下云天河便不支而亡,云天青也因感染寒气,不久亦追随而去,独自在青鸾峰上长大的天河就这样成了一个浑然质朴的小野人。若无意外,他本该在山间世外了此一生,再不知人间险恶,可是意外总是不能避开地含笑而至,他被上山寻仙的盗墓少女韩菱纱带下山去,开始知道什么是人情冷暖,什么是悲欢离合,什么是爱恨苦难,什么是天道奈何。幸而少年的赤子之心始终未曾蒙尘,如琉璃内外明彻,折射了菱纱的爱娇,梦璃的淑雅,紫英的端容,汇聚成最明亮动人的琼华。
接下来的时光紧张又热闹,他们为困于冰中的玄霄寻找三寒器,为莫名远遁的梦璃盗取翳影枝,为即将逝去的菱纱探险淮南陵,最后一起为阻止某个悲惨的错误作战,并肩站在高高的卷云台上,试图用剑纠正琼华派逆天豪夺的歧途。已入魔道的玄霄势不可挡,眼看逆天之事可成,谁知竟会有九天玄女从天而降,颁天帝法旨,无视了凡间那许多人的爱恨执着,轻飘飘一句话,便抹杀了所有人宁死不移的付出努力:琼华无道,当陨。果然天道无情,琼华的恶与天河的善,争来争去,争得呕心沥血肝肠皆断,也大抵只归于神仙一句判词,无怪玄霄愤极而呼:“苍天弃吾,吾宁成魔!”
其实,但凡有情,便不能公正,故大道至公,天道无情,实无可咎。
只是情感丰盈的人们,在其间要如何自处?天河为救山下无辜百姓,张后羿神弓,一箭射下了化为天火的山落,因以凡人之躯强行驱使神力,故遭天罚,双目失明;菱纱那么活泼慧黠的姑娘,还是没能夺回盗墓家族为损阴德折去的寿命;梦璃再温柔聪颖,也想不出让感情与责任两全其美的方法,只好将爱深埋心底,回幻暝尽少主的职责;紫英……他或许已经习惯了,沉默着,看着一切都流去,不复回还。
百年之后,当天河嘴角含笑的面貌依旧年少,当紫英白发束冠踏上魔剑的背影冷肃而萧条,当梦璃空落地看着木屋前两座坟茔,往事如烟,真正不忍回首,欲哭没有泪水,欲笑不能欢颜。
人生几回伤往事,幽幽翠峰,终因岁月风雨而不免沧桑。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