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祈雨来

冷CP爱好者,总是一个人默默萌着。
周期性抑郁症求拯救。

死亡圣歌——黑夜的启明,翠绿的凝望

西弗勒斯·斯内普:“Look……at……me……”

        西弗勒斯·斯内普,生于1960年1月9日,父亲托比亚·斯内普,一个麻瓜,母亲艾琳·普林斯,古老纯血家族普林斯的最后一个继承者。1977年毕业于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后留校任教,成为霍格沃茨魔药教授兼斯莱特林院长。
        这是一个典型的斯莱特林。他孤独,善于隐忍,骄傲,极度坚强,毒舌,脾气暴躁,热爱力量,知识渊博。在校期间没有任何朋友(也许卢修斯·马尔福除外?),任教期间更是毫无悬念地荣登最恐怖教授宝座,被格兰芬多们勇敢地授予“阴沉恐怖油腻腻的老蝙蝠”等荣誉称号。头发油腻地垂在脸两侧,形容枯瘦,鹰钩鼻,黑发黑眸,黑色袍子走起路来会极有气势地翻滚出波浪,走在人群中犹如摩西分海。十分擅长华丽的讽刺长句,十分爱好以各种理由扣格兰芬多的分数。热衷于黑魔法,挚爱魔药,在这两方面都取得了十分惊人的成就。此生唯一认定伴侣是自己的坩埚,其次重视的是一直暗恋着却作为他人妻子死去了的莉莉·伊万斯。在1981年和1996年的战争中,他作为一个最出色的双面间谍做出了扭转整个局势的重要贡献,最后死于伏地魔之手,卒年37岁。
        西弗勒斯此人一生注定悲剧。
        他的母亲是巫师界一个古老姓氏的继承人,却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他平凡的麻瓜父亲,为了能和爱人长相厮守,不惜与家族断绝了一切往来。混血小巫师西弗刚出生的时候,应该也过过几天好日子,可是不久,他无可避免地魔力暴动了,我们知道,小孩子们控制不了自己的魔力,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故,也造成不了什么危害,可是很不幸的是,这让他父亲发现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居然都是“怪物”的秘密。父亲厌恶巫师,或者说,是憎恨,于是他开始尽情地折磨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亲人,他不再工作,每天喝酒赌博,动辄打骂,把一个家庭营造成了地狱。
        西弗勒斯就在父亲无尽的责打和母亲无尽的低泣中长大,每天忍饥挨冻,他没有朋友,因为他住在麻瓜界,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怪物。终于有一天,他惊讶地发现邻居家的可爱小姑娘莉莉居然也是一个巫师——虽然父母都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可她确实是。他欣喜若狂,迫不及待地向她伸出友谊之手,给她讲解巫师界各种各样的故事,他们两个成为了好朋友。十一岁,英国小巫师法定的入学年龄,西弗勒斯和莉莉都接到了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开始走上了他们背道而驰的人生道路。
        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分院帽简单的四个字,却隔开了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单纯的友谊。这两个学院历来都是死敌,因为斯莱特林崇拜的是强大的伏地魔,而格兰芬多跟随的是伟大的邓布利多。虽然那个时候战争还没有正式开始,但西弗勒斯和莉莉已经不能光明正大地展露自己的友情。莉莉有了新的朋友和追求者——格兰芬多劫盗四人组(大概相当于侠盗义贼)——西里斯·布莱克,莱姆斯·卢平,小矮星·彼得,以及詹姆斯·波特——未来救世主哈利·波特的父亲。四人组无比厌恶西弗勒斯,或许是嫉妒他和莉莉更亲密,或者是天生憎恨邪恶的斯莱特林,或者是不满一个又脏又小又无礼的东西居然能比他们成绩更优秀对他们如此不屑一顾,总之,学院的七年里,四人组孜孜不倦地寻找机会捉弄西弗勒斯,比如在众人面前把他倒吊起来,扒掉他的裤子,用肥皂水洗他的嘴,甚至有一次布莱克设计想杀死他,幸好被波特发现阻止了这一计划——这也是后来邓布利多对哈利说的,你的父亲救过西弗勒斯的由来。莉莉当然不愿意自己的朋友受欺负,但是她也是个天生的格兰芬多,她骨子里习惯四人组的世界观,所以她在阻止四人组的同时,也要求西弗勒斯做出改变。西弗勒斯则是个天生的斯莱特林,而且对四人组恨之入骨,理所当然地拒绝了,于是两个朋友之间的裂隙越来越大,终于有一天,西弗勒斯在被四人组再次伤害后,对来劝架的莉莉喊了一句:“不用你管,泥巴种!”泥巴种,是一部分巫师对父母都是麻瓜的巫师的一种篾称,莉莉没想到这个词会从自己朋友嘴里说出来,当时就决定,绝交。后来西弗勒斯再难过再忏悔,莉莉也始终没有原谅他。

就像大多数斯莱特林一样,西弗勒斯投靠了伏地魔。虽然年纪小,但是他在魔药学上的天赋使他很快得到了器重,有一天,伏地魔交给了他一个特殊的任务——进入霍格沃茨充当卧底。西弗勒斯欣然前往,他来到邓布利多约见他的地方,意外地发现上一个应聘者的会面竟然还没有结束,并且这个应聘者正在做出一个伟大的、影响了后来整个英国战争局势的预言:关于哈利·波特的那个预言。他听了一半就被邓布利多发现了,但这不影响他把听到的部分转告他的主人。那个时候他不知道,他不知道预言里所说的那个孩子,会是詹姆和莉莉的儿子。他恨波特,但是他爱莉莉,这是他一生唯一的爱,无论是爱情还是友情,他所有的光明都仅此一份,哪怕对方已不留余地拒绝了他的感情,他仍然渴望付出一切去守护自己心中那一份温暖。所以他在得知预言的真相后悔不当初,他甚至去求伏地魔,宁愿挨上几个钻心剜骨,求他的主人不要伤害莉莉,伏地魔拒绝了(但这位黑魔王最终还是给了莉莉多一次机会,只要她让开就同意不杀她)。绝望的西弗勒斯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他去求邓布利多,求本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保护莉莉一家,代价是——anything。他说:“我希望……我希望死的是我。”而邓布利多冰冷地说:“你让我恶心。”这位伟大的校长还从没有用那么蔑视地语气说过话。是的,没有他泄露那个预言,莉莉一家怎么会死?但是,要知道,莉莉和波特是邓布利多最宠爱的学生,是凤凰社的骨干精英,西弗勒斯居然来求这位校长和凤凰社首领保护自己的爱徒手下并且邓布利多还要求他为此付价!绝望中的人别无选择,邓布利多最后答应了他,从此,西弗勒斯·斯内普成为了战争中最出色的双面间谍。
        莉莉还是死了,但是邓布利多的一句话再次给绝望的西弗勒斯套上了生者的枷锁:“去保护哈利·波特吧,那是莉莉用生命保护下来的孩子,他有着一双和莉莉一样美丽的绿色眼睛。”西弗勒斯的回答是:“我会,我只请求一件事,不要告诉那个孩子我在保护他以及一切的真相,我永远不能接受一个波特的感激。”那是战争之后,所有人都以为伏地魔死了,只有邓布利多和西弗勒斯知道,他还活着。所以哈利波特上学之后,他必须表现的极度厌恶哈利,好在伏地魔归来之后更好地表示忠心,继续担当间谍的身份,当然,就他本人来说,对一个波特的仇恨也已经是深入骨髓,不需任何伪装。哈利波特在校七年,每一年都是西弗勒斯在保护他,可是相反的,每一年哈利三人组都更认为西弗勒斯邪恶一点,更恨他一点,这正是西弗勒斯于公于私,最想看到又最感到难过的事实。
        哈利四年级结束的时候,伏地魔复活。五年级,西里斯·布莱克被堂姐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所杀,伏地魔高调回归。同年暑假,邓布利多前往寻找冈特家的回魂石戒指,中了诅咒,生命只剩下一年。六年级,西弗勒斯接受了这一生仅剩的两个重要人的请托,决意用生命和灵魂去完成一件重大之事。
        那两个人是,阿不思·邓不利多,纳西莎·马尔福。那件事是,杀死邓布利多。
        杀了邓布利多,伏地魔才会彻底相信西弗勒斯,反正邓布利多已经活不了多久,而且他相当愿意把自己的死亡变得有意义一些。纳西莎,是因为自己的儿子,伏地魔指派德拉科·马尔福——一个六年级生——去谋杀邓布利多,显而易见的,这其实不是一个任务,而是一个惩罚,一个对卢修斯·马尔福——勉强算是斯内普仅有的朋友——办事不力的惩罚。于公于私,西弗勒斯都已别无选择。
        他想过反抗,邓布利多一直利用他也好,亏欠他也好,总是这世上唯一一个知道他全部秘密、可以给他一点点慰藉的人,也是唯一一个他虽然从来不说却当真从心底里崇敬孺慕的人,他不能想象他的死,更何况是由自己动手来终结。所以他反抗了,但没有用,没有人能改变或违背邓布利多的计划,从来没有人。邓布利多说:“西弗勒斯,我必须死,可是我不能死在德拉科手上,那孩子的灵魂还没有完全堕落,我们要保护他。”而西弗勒斯说:“那我的灵魂呢?邓布利多,我的呢?”这是他一生仅有的一次,为自己提出的质问,理由甚至还不是出于对自己的维护,可惜,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回答。
        在闪电击中的高塔上,邓布利多按照计划死在了西弗勒斯手上,当着哈利·波特的面。西弗勒斯继任了霍格沃茨校长,他再没有回头路可走。
        有人说,作为一个最优秀的双面间谍,西弗勒斯的死亡十分没有意义,因为他是被“误杀”的,伏地魔想要死亡三圣器之一的长老魔杖,那必须杀了上一个持有者才能办到,上一任持有者是邓布利多,杀死邓布利多的是西弗勒斯。伏地魔以为杀了西弗勒斯就可以,但是在西弗勒斯动手之前,其实长老魔杖已经易主了,他真正的主人是——德拉科·马尔福,然后是击败了德拉科的哈利·波特。西弗勒斯没有说出这一真相,因为他不能让伏地魔得到这一魔杖,他更不能让德拉科死,这是他答应过的。

蛇怪纳吉尼的毒液很厉害,所以他没受什么苦,只有几秒钟。
        黑魔王踏着他的尸体,迈向彻底的死亡。
        他最后的时刻哈利波特出现了,他本来可以救他,可是那个时候,哈利波特还不知道一切的真相,他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和胸怀倒在地上,他只以为这是一个邪恶的食死徒,因为一个可笑的原因被无辜株连,他只是感到茫然和些微的彷徨。被纳吉尼咬过的亚瑟·韦斯莱健朗的活着,被更厉害的蛇怪咬过的哈利波特更是活蹦乱跳,只有西弗勒斯死了。
        临死前的最后力气支撑着他把自己全部的记忆给了哈利,那是邓布利多最后的嘱托,里面藏着那最后最可怕的计划,以及他无法剔除的一生。他看着救世主男孩的眼睛说了最后几个单词:“Look……at……me……””
        那是一双和莉莉伊万斯一模一样的绿眼睛,明亮,美丽,生机勃勃。
        那是他终生的信仰和爱恋,也是穷尽了生命和灵魂去补偿与救赎的罪愆。
        直到他死了,被他护在羽翼之下的小波特才真正知道了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一直厌恶憎恨怀疑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男孩看到了幼小的斯内普躲在草丛里,满是渴慕地注视着秋千架上自由飞荡的红发翠眸少女,他第一次跳出来的时声音由于过分激动而打着颤,他告诉她她是一个巫师而他是另一个,他们会在十一岁的时候去到神奇而美好的霍格沃茨,那会是他们的新家。
        他看到在邓布利多说出自己必须死这一事实后,西弗勒斯悲哀的咆哮:“我为你做间谍,为你说谎,为你身陷险境,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莉莉的儿子,现在你告诉我,把他养大就是为了把他像猪一样宰——”
        他看到校长问西弗勒斯对莉莉的心意,西弗勒斯用行动回答了他——他使用了守护神咒,银色的牡鹿落在办公室地板上,跳着穿过屋子,飞出了窗户。莉莉的守护神因为波特而改变,西弗勒斯则追随而去。邓布利多看着她飞走,那银色光芒消退后,他转身去看斯内普,西弗勒斯的眼中充满了泪水。“这么长时间了,还是这样?” “always。”是的,一直,永远。
        在战争结束后的第十九年,哈利·波特送自己的第二个儿子去九又四分之三车站,小男孩担忧地问他:“爸爸,如果我进了斯莱特林,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绿眼睛的救世主蹲下来,认真地说:“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你的名字里含有霍格沃茨最伟大的两位校长的名字,其中一个就是斯莱特林,而他大概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勇敢的人。”
        我总是想,如果艾琳·普林斯没有不顾一切地嫁给那个一无是处的麻瓜,西弗勒斯或许不会有那么不幸的童年,他不会整天忍受着饥寒和打骂,缩在角落里任所有人嘲笑,他会得到一个贵族儿童应有的教育和关怀,就像一个真正的小王子,那么他的未来可能不会受到那些折磨,不会对黑魔王产生盲目的信仰,至少不会让莉莉成为他生命里唯一的光。
        如果莉莉没有因为十五岁少年那句脱口而出的“泥巴种”就和西弗勒斯彻底决裂,也许西弗勒斯也不会对她的死抱有那么激烈的痛悔,因为他会将她看成敌人对手,而不是他亏欠了伤害了的心上人。
        如果劫盗者们不那么执着于挑衅他,或许他会成为一个单纯的伟大的魔药学者,服务于圣芒戈或者其他什么地方,因为获得“本世纪最伟大魔药大师”“梅林二级奖章”“霍格沃茨最年轻的教授、院长和校长”而微笑。
        如果斯莱特林当时的院长不是斯拉格·霍恩那么一个圆滑而利益至上的老头,如果邓布利多不对斯莱特林存有那么严重的偏见,让西弗勒斯在劫盗们的伤害中得到一点保护,或许他就可以少一点阴沉少一点偏激,可以用更好的手段来处理某些至关重要的事情。
        如果邓布利多不执着于让他用生命来做最重要的双面间谍,让他少一点责任,他或许不会过得那么苦,更不用最后牺牲。他是犯了错,他是需要赎罪,可是他才二十岁。谁都有权利在二十岁的时候去犯一个无意的错而不必付出生命与灵魂的代价。
        甚至如果伏地魔没有分裂灵魂变成疯子,他或许不会因为一个莫须有的事毫不犹豫地杀掉自己最出色的魔药大师。
        可是啊,艾琳·普林斯是个有梦的少女,她有权利去爱自己想爱的人并为之付出一切,她所爱非人,她无力保护自己的儿子,但是这都不能成为她该被责备的理由。
        莉莉的决裂看起来很任性,但是一个格兰芬多和一个斯莱特林,他们的友谊注定不能长远,那一次只不过把所有的裂痕都聚集了起来一次爆发而已,莉莉是阳光下的公主,天真率直,热情善良,你不能要求她去理解一个在黑暗中喘息的孩子,他唯一的光是什么意义,在西弗勒斯十五岁的时候,莉莉也是十五岁,少女有足够的权利去任性,去走自己的路。

劫盗者们,波特和布莱克坚信斯莱特林是邪恶的,何况这个斯莱特林还分外阴沉、分外顽固,还在打一个格兰芬多公主、波特心上人的注意,他们是贵族长子,他们骄傲惯了,不能容忍这么强烈的反调和阴影,卢平和彼得,这两个人太珍视自己来之不易的友情了,他们就算同情黑发斯莱特林,也没有足够的勇气为他去反对自己的朋友。
        邓布利多,在有了盖勒特·格林德沃和汤姆·里德尔的前车之鉴后,一个老人怎么能对死来特林放下偏见呢?西弗勒斯是那样明显的一个斯莱特林,大家都知道他有一天会投入黑魔王的麾下,他本身又是那么优秀的魔药与黑魔法的天才,忌惮总是比关爱来得容易些。其实我们可以想象,在那个预言被西弗勒斯听到的时候,邓布利多完全可以采取措施,至少一个一忘皆空是可以的,但他没有,他只是怀着一半彷徨一半侥幸的心情,让那个预言进入了伏地魔的耳朵,从而使黑魔王自己踏上了毁灭之途,我们也同样不知道他倾尽凤凰社的力量为什么居然都没有保住一个家庭,然后还利用西弗勒斯对此事的深切愧悔压榨了他一生!如果我们的心思稍微不那么光明,我们几乎可以判定这是一种卑劣,但,即使如此,这位老人所做的一切,难道有一点是为了他自己?他最后连自己的性命都毫不吝惜地付出了,他只是为自己的学校、为整个英伦巫师界、为光明之下那更伟大的利益做出了最好的选择!哪怕对西弗勒斯来说,他更多的也只是在自罪,他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完全是心甘情愿,他心甘情愿受到折磨以此来填平心中的愧悔,而不需苛责任何人。
        伏地魔就更不用说什么了,我们不能指望一个疯子做出理智的事情,何况是西弗勒斯自己选择不说出救命的理由。
        太多的人在西弗勒斯的生命中充当了不光彩的角色,但他们也都有自己的原则和信仰,自己的世界和梦想,他们在某些事上完全有权利按照自己的理念甚至是喜好去抉择,而不用考虑其他所有人的命运。
        西弗勒斯的悲剧,其实无人可以被指责。
        这也正是,那最无言的沉痛。我们眼看着他一步步沉稳地滑落深渊,却连一点救赎的希望都没有,只能任那仅余的气息完全消散在翠绿的眼眸里,就好像倦鸟归林,虔诚的人终于步入天堂。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