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祈雨来

冷CP爱好者,总是一个人默默萌着。
周期性抑郁症求拯救。

青鸟于飞(第二章 会盟)

世上名山大川极多,但名气能和天越山相提并论的,寥寥无几。

天越山既不最高,也不最险,既不最幽,也不最奇,之所以名声大噪,是因为山中有一座城,城中有一座府。

城是思危城,府是居安侯府。

前任居安侯叶锦城是惊才绝艳的一代奇人,当时魔道猖獗,正道式微,洞天魔府气焰嚣张至极,无人敢惹。叶锦城另辟蹊径,单人独剑去世俗中扶持了一位帝王,助其一统天下,要知道修真者们无论正邪,再怎么超凡脱俗,终究还不是神仙,都要扎根在世俗中生活,叶锦城功成之后,受封居安侯,借帝王气运助自身修行,又多方斡旋,使洞天魔府在世俗中举步维艰,连根骨合适的传人都不大找得到,这才从夹缝中生生拉扯出了一个正道天越盟。

等到天越盟站稳脚跟,大家都以为叶锦城该坐享功名了,谁知他再次兵行险招,约战当时如日中天的魔道之主炼磔王,血战三天,将其手刃!从那以后,正魔双方的实力才真正被拉平,大大小小的正道宗派再也不用喘口气都要左右看看有没有魔道偷袭。

炼磔王死后,宛如一块笼罩修真界多年的阴影风流云散,随后即位的焦狱王虽然也强横无匹,终究年轻,资历尚浅,魔道的不安分势力蠢蠢欲动,想争权夺势,暂时没心思找正道的麻烦。而叶锦城本人在那一战之后飘然远去,将居安侯府传给了年仅十岁的幼子,从此不知所踪,有传言说他当时也身受重伤,不过是为了给魔道留个威慑,不敢张扬死讯罢了。正道失去这么一位强有力的领袖,也没了趁胜追击的锐气,双方这些年都全力发展自身,彼此间的纷争维持在不痛不痒的程度。

天越会盟,就是叶锦城留下的传统,每年四月廿八,邀正道中人来天越山一聚,共商御魔大计。

到了今年这一日,天越山从山顶到山脚,密密匝匝插满了棋,每面旗代表一个修真界的宗派,越重要的宗派,旗子离山顶越接近。天越会盟的重要性可以这样来形容,倘使魔道有办法在这一日端了天越山,那么这世上就再也没有任何成气候的正道势力了。

在接近山顶的位置,有一个宗派十分与众不同。

他们的旗子上孤零零画着一柄剑,旗子下孤零零坐着四个人,在周围动辄数十上百人的宗派映衬下,显得分外凄凉。

不少人已经向这边投来异样的目光,也有人拐弯抹角来打听,这是否哪家古老遁世门派刚刚出山,可是除了“神剑门”三个字,什么也打听不出来。

神剑门现任门主袁毅只是苦笑,别说那些人打听不到,连他这个掌门也是一头雾水啊。

袁毅这次只带了三个人来,沐可柔,苏未覃,还有大病初愈的柯月新。

前两者的智计修为都足以倚仗,后者……后者想来。

神剑门小师妹的话,一向比大师兄都好使,没人舍得拒绝她。

柯月新好奇地左看右看,她总是卧床静养,绝少有机会参与这样的热闹。沐可柔小心地环着她,轻声细语给她讲各家各派的故事,讲两句就会看一眼苏未覃,如果苏未覃表现出兴趣,就会讲得更细致一些。

“叶侯什么时候才来呀?”柯月新踢着脚丫问。

“按规矩,叶侯会在正午的时候,从山脚一路步行上来,到山顶那座陨星台主持会盟。”袁毅抬头看了看天,“也快了,月儿累了还是闷了?”

柯月新摇摇头:“我就是想看看叶侯。”

“看他做什么?”

“看他长什么样子啊,听说,叶侯容色,天下无双……”小姑娘压低了声音,一脸神往。

袁毅差点被口水呛死,连忙去堵她的嘴:“噤声!”

苏未覃笑道:“月儿是夸他,又不是骂他,堂堂叶侯还能和我们月儿计较不成?”

袁毅正色道:“叶侯是天越盟领袖,这些年我们正道能和洞天魔府抗衡,全靠叶侯智计无双,指挥得力,这样的英雄豪杰,月儿,你用容貌来褒贬他,未免太不敬重。”

柯月新吐吐舌头,尽显娇憨:“我知道啦,我不说就是,我可是品叶的人呢,怎么会对叶侯不敬!”

“品叶是什么?”

沐可柔忍笑道:“一帮小女子的组织,居安侯品鉴同盟会,简称品叶……”

袁毅再次差点被口水呛死。

他们几个谈笑风生,越发引得旁人好奇,一个背剑青年下定决心向这边走来,抱拳问道:“哪位是神剑门主?”

袁毅起身还礼:“袁某正是。”

青年细细打量他一番,露出不屑之色,说道:“神剑门受到叶侯如此礼遇,想必藏龙卧虎,在下不才,去年步入了明道境,想请贵门指点一二!”

大道有序,生息,明道,通幽,碎玄。明道境是修真界衡量实力的一道重要分水岭,踏入这个境界,才能悟通天地之理,举手投足,化天地法则为己用,在这之前的修炼,都只能称为强身健体而已。

不妙啊。苏未覃右手食指已经戳在左手掌心,准备画符了。明道境高手绝不是大路货,多少人一辈子止步于生息,袁毅自己就只是半步明道,神剑门其他人更连明道的边都没摸着。像这挑战者一样年轻的明道境,天资、心志和气运,那是缺一不可。

却听袁毅说道:“不敢当,我能指点你的不多,满招损,谦受益而已。”

“什么?”青年瞪大眼睛,他说的明明是讨教剑法,谁要指点言行举止了?

苏未覃暗暗好笑,袁毅是个好人,可不是傻,这青年口中说着讨教指点,却连姓名都不报,如此无礼,摆明是寻衅生事,打不打得过都很麻烦,那不如一开始就不给面子,驳了再说。

他是在心里笑笑,柯月新则笑出了声:“我大师兄嫌你没礼貌呢,非亲非故,做什么要指点你进步?”

她仰着天真美丽的小脸,教人猜不透是耿直还是狡黠。

“你——”青年的脸涨得通红,干脆“唰”地一声拔剑出鞘,“既说满招损,那敢问神剑门主,天下用剑修士不知凡几,贵门何德何能,敢以神剑自居?我是不服,请你拔剑,让大家见识一下吧!”

明道境高手心智过人,短短几句话,博取了大片修真者的赞同。

修真界最多的就是剑修,剑修又多半心高气傲,自封为神着实会得罪不少人。

甚至如果叫神刀、神枪,都不算什么。

唯独神剑不妥。

因为天越盟的现任盟主叶侯,也是剑修!

袁毅脸色变了变,他不把一个明道境剑修放在眼里,却不能不在乎得罪居安侯。

正在踌躇,有人插进来一句话:“会盟之际,请收收心,请教指点什么的,回头备了礼物去登门吧。”

插话的是个扎马尾的年轻人,他信步走来,随手在挑战者剑刃上一点,那柄品相不错的剑顿时化作了飞灰,“侯爷就要来了,我不喜欢有人在侯爷面前亮兵刃,你去居安侯府选一柄剑做赔偿。”

剑的主人目瞪口呆,他的剑有多坚韧,他自己当然心知肚明,可就是这样坚韧的一柄剑,被别人弹指间就毁掉了。此人面如土色,连声道“不敢”,逃命一样遁走了,全不敢接赔偿的话头。

马尾年轻人也就无视了他,向袁毅客气地问好:“袁掌门一路辛苦,恕我招待不周,稍后侯爷会亲自同几位见礼。”

如果说之前还是在维护秩序,那么这一句就是赤裸裸为神剑门撑场子,给足了面子——能被叶侯亲自接见的人,谁还敢不放在眼里?袁毅心中感激,连忙道:“翼生兄客气了。”

这个年轻人,正是居安侯手下第一心腹,在整个正道天越盟都数得着的高手——“金翎”习翼生!

习翼生的来历无人知晓,修真界听说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跟在居安侯身边了。这些年来,天越盟和洞天魔府的对抗,除了明面上那些冲突,暗地里的刺杀也不计其数,但正道从没有人为居安侯的安全担过心,大家都坚信,只要习翼生在,永远没人有机会在居安侯面前出手。

没有习翼生杀不了的人,没有许凌罗救不活的鬼。

这几乎成了人所共知、颠扑不破的一条真理。

而在传言中被神魔化的习翼生,其实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甚至温和的年轻人,他抬头看了一眼天。

仿佛要回应他,山脚下立刻燃起一道烟火,在天空炸出美丽的流光。

他转身,疾步回山顶陨星台,在那里等候。

天越会盟即将开始。

——叶侯来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