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祈雨来

冷CP爱好者,总是一个人默默萌着。
周期性抑郁症求拯救。

青鸟于飞(第四章 神剑)

叶侯压住了琴弦。

他抬眼扫了一遍神剑门的四人,略一点头,这四人却不敢大意,纷纷躬身施礼,这才就坐。

从天越会盟的情况,就能看出这位居安侯是务实的人,从不多说废话,果然这次也不例外。

叶侯说道:“我请各位来,是和这次会盟的要务有关。”

袁毅迟疑道问:“侯爷是指……魔尊将离的事?”

叶侯颔首:“我在得知洞天魔府用意之后,翻阅了无数典籍,才理清来龙去脉。不过,关于魔尊将离,袁掌门可能比我知道得更清楚,就请你先说吧。”

沐可柔三人都诧异地望向自家掌门,见袁毅一脸苦笑,便知道八成是真的了。

袁毅向三人解释道:“魔尊将离,是数百年前的一个绝世凶煞,他活着的时候肆意妄为,最大的爱好是狂屠滥杀,据说从他成名到最后伏诛,这个过程里整个修真界的人口锐减了九成之多,简直称得上灭世魔君。”

沐可柔难以置信地问:“修真者十不存一……这样的魔头,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袁毅说道:“当时将离气焰太盛,逼得整个修真界不得不联手对抗他,即使如此,到最后双方也只是拼了个两败俱伤。将离固然死了,修真界的前辈高手们也伤亡殆尽,许多功法秘闻就此失传,不少宗派甚至绝了传承。魔尊将离这场浩劫,就这样湮灭在修真界历史中。”

“那大师兄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在那次决死一战中,率领修真界众高手杀死魔尊将离,并得以生还的人,名叫‘神剑’谢渊。”

“神剑?”“谢渊?”“那不是我们的……”

袁毅点点头:“没错,是我们的开山祖师,我们神剑门正是传承自当年的神剑谢渊,所以我才能知道这段往事。这神剑二字由来已久,并不是我们自封的。”

柯月新小声嘀咕道:“啊,昨天那个小子挑衅,果然还是往心里去了吧……”

袁毅严肃道:“那种事我可没有在意!”

苏未覃斜视他:“不,明明就是在意得不得了吧……”

“咳咳!”袁毅用力咳嗽两声,转向叶侯,“当年谢渊祖师受伤过重,在开山立派的第二日就坐化了,后辈弟子没能发扬神剑衣钵,连他老人家的本命神剑都不知所踪,因此……唉!”

在袁毅讲述的过程中,叶侯的目光就虚虚落在他的琴上,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去,此时淡淡说道:“如果找回神剑,神剑门是否能别开一番局面?”

“找回神剑?!”袁毅蹭地站起来,“叶侯你是认真的吗?!”

叶侯用目光示意习翼生,将琴台旁边的一只锦盒拿给袁毅。

盒子打开,神剑门四个脑袋一起凑上来,里面装的竟是一只灰扑扑的破旧剑鞘。

叶侯没有解释的意思,袁毅左右看看,料想应该没什么危险,干脆伸手要把剑鞘拿出来细看。谁知他的手伸进锦盒,竟直接碰到盒底,那剑鞘仿佛不存在一般。

“咦?”

其他三人好奇心大起,沐可柔和柯月新先后也伸手进去,都是一样的结果,剑鞘仿佛镜花水月一般,看得见,就是摸不着。

柯月新仰着红扑扑的小脸问:“叶侯,这是戏法吗?”

这样天真的问题,叶侯竟然回答了她:“不是戏法,这是神剑的剑鞘。”

神剑二字,自谢渊成名时起,就不再是泛指,而成为他那柄剑专用的名字。

这点神剑门几人也隐约猜到了,柯月新继续问:“既然是神剑的剑鞘,那为什么我们碰不到呢?”

叶侯答道:“大概因为,这也是神剑的传承。”

传承,传我衣钵,承我道统。

在修真界,各种功法五花八门,修炼条件也是千奇百怪,许多人在世的时候找不到传人,又不忍自己这一门道法失落,只能设置一个机关,将自己的法术心诀乃至法宝作为传承留下来。谁也不知道这些前辈高人们一个个都有什么癖好,喜欢什么样的后人,又准备了什么样的考验,一切都只能随缘。不过一旦取得了高境界传承,那就等于一步登天,还是有许多人趋之若鹜的,神剑门之所以没落,也和丢失了神剑传承有重大关系。

柯月新嘟着嘴,忽然拉起苏未覃的袖子:“苏师兄,你还没试呢!”

苏未覃心想,这样一柄斩魔的神剑,别说传承给我,我伸手一碰,不把我当魔头直接斩了就是好的,笑道:“我就算了吧。”

袁毅却不知道他的苦衷,也附和小师妹:“苏师弟,你试试。找不到传承也就罢了,现在叶侯将传承送回来,咱们神剑门却没有一个能被祖师看上眼,这也太笑话了……”

话说到这份上,苏未覃只觉对面叶侯的目光清凌凌扫了过来,他如果再不动,想必叶侯也要起疑心了。无奈之下,只好将手伸进盒子,嘴里笑道:“我修为尚浅,祖师他……”

一句未完,只见锦盒中光芒大作!

袁毅三人和习翼生都瞪大眼睛,连云淡风轻的叶侯都忍不住多了三分关切,苏未覃一脸呆滞,在众人瞩目中,缓缓将手举起来。

他的手里,多了一只剑鞘。

袁毅第一个反应过来,喜形于色:“苏师弟我就说你是人才!不,天才!有了祖师的传承,咱们神剑门复兴有望,再也不怕给莫名其妙的人冷嘲热讽,丢咱们祖师的脸了!”

你果然好在意啊大师兄……

苏未覃却比他冷静多了,暗中推了他一把,示意道:“还要多谢叶侯,送了这样一份大礼。”

袁毅如梦初醒,这剑鞘是叶侯拿出来的,而且人家根本还没说要送他们,这高兴得未免太早了。他赶紧向叶侯一揖到地,诚恳地说道:“按理,各脉传承皆有缘者居之,我不应该厚着脸皮讨要,但是,但是,唉,这神剑传承对神剑门来讲太过重要,我实在……”

明明是他神剑门自己的传承,他讨要起来,却满脸通红,一心歉疚,足见是赤诚君子。习翼生站在一边,大生好感,忍不住就要为他讲几句话。

叶侯却抬手阻止了他。

手指在琴弦上随意拨动两下,似在思索什么,接着看向持有剑鞘的苏未覃:“这位……怎么称呼?”

“神剑门,苏未覃。”

叶侯这才说道:“袁掌门,你门中的传承,选择了你门中的弟子,这是顺理成章,你不用客气。”

袁毅大喜过望:“多谢叶侯!”

叶侯话锋一转:“不过,这神剑传承只有剑鞘怕是不行,还需找回剑身,合二为一。”

苏未覃哂道:“叶侯既然这样说,那想必是知道剑身的下落了。”

“我一开始就说了,请各位来,是和魔尊将离之事有关。”叶侯站起身,负手走到窗边,看了看月色,“复活将离的那七件碎玄至宝,其实都是将离生前所有,将离死后,尚有精魂附着其中。这几件至宝我已安排下去,各有人负责去与魔道争夺,但凡事预则立,我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

“叶侯是指……一旦将离真的复生?”

“以那位魔尊的凶性,一旦复生,修真界就离覆灭不远。我需要提前布置,即使他真的复生,也要立即将他斩杀!”他转回身,注视着苏未覃,“神剑,就是其中之一,执神剑者斩将离,这就是我的条件。”

袁毅大松了一口气:“除魔卫道,分所应当,该怎么做,叶侯你吩咐就是!”就算这不是叶侯的条件,神剑门也不会推辞。

这时,琴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一个人走进来,向叶侯递上一只羊脂玉的寸瓶。

神剑门众人一怔,竟有人敢在叶侯谈论事情时,不敲门,直接闯进来?

再看习翼生,竟然躲到了一个角落,生怕被发现似的,极力压低自己的存在感。

叶侯的脸色倒是看不出什么,他接过玉瓶,倒出一粒漆黑如墨的药丸吃下。

只听那人板着脸说道:“亥时已至,少爷该休息了。”

叶侯抿了抿唇:“连叔,缓一刻钟。”

那人竟半点情面都不给,干巴巴重复了一遍:“少爷该休息了。”接着准确地一伸手,不知怎的,习翼生就被他拎在了手里,他偏转头问:“又是你给少爷寻的事?”

习翼生干笑,半个字都不敢还口。

此人目光紧接着从神剑门四人身上一一扫过,含义十分明确,以袁毅为首,四人一起跳起,齐声打扰告辞。

此人,正是居安侯府大总管,叶连!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