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祈雨来

冷CP爱好者,总是一个人默默萌着。
周期性抑郁症求拯救。

青鸟于飞(第五章 武陵)

双月辇,青檀为骨,鲛绡为幕,既华丽又舒适,由两条白蛟拉着,是居安侯代步之物。

许凌罗挽起袖子,换了辇上的一炉香,她膝盖处睡着一只白猫,一人一猫入了画,安静又慵懒。

叶侯倚在榻上,半阖着眼,手执一卷晦涩的琴谱。

近午的阳光洒在他的白衣上,灵动媚眼,暖洋洋催人入梦。

许凌罗轻声道:“睡一会儿罢,武陵峡离得远,午后才能到。”

叶侯偏过头:“睡着误了午食,又要累你被连叔数落。”

许凌罗笑道:“偏你就不会说谎,他问什么答什么。且放心睡,我又不是翼生那傻子,自然能圆过去。”

叶侯便松开琴谱,倦声道:“不要走太快,翼生带着神剑门一行,跟得辛苦。”

“知道。”

“神剑门那个苏未覃,十分古怪,境界明明不低,乍一看,却看不出修为深浅,仿佛半点真元力也没有,有机会要试他一试……”

“好好好。”

“武陵峡我们第一次来,到时我专注寻找神剑,恐怕顾不到你,你跟紧翼生,自己当心些……”

“是是是。”

“记得叫我……”叶侯没有交代完,却抵挡不住倦意,朦胧睡去了。

许凌罗敛了笑,这个人,只要醒着,就是操不完的心,就算睡着,也不安稳。

阳光又在叶侯脸上跳跃,轻柔的帷幕遮挡不住,她便伸袖子帮叶侯挡了去,觉得那眉眼依稀轻松了几分。膝盖上的猫动了动,和近在咫尺的叶侯相映成趣。

 

叶侯是被一阵轻微的颠簸惊醒的,许凌罗正掀了帘子向外看,见他醒了,连忙捧过茶水点心,说道:“是武陵峡外围的虚空碎屑扰了蛟龙,不妨事,等你吃完,也就到了。”

武陵峡是数百年前的一处遗址,那时将离一战惊天动地,将空间打得支离破碎,不少碎片遁入虚空,不知所踪,武陵峡就是其中之一。近来叶侯专心追查神剑下落,才寻到了通往武陵峡的入口。

双月辇很快穿过了碎屑地带,停在武陵峡的入口处,许凌罗一抬手腕,拉辇的蛟龙你缠我绞,化作巴掌大一把剪刀,剪刀柄上坠的不是穗子,而是微小的车身——被凌罗一起收进袖子。

这入口处白雾漫漫,运足目力也看不到一米之外,叶侯瞧了几眼,后面习翼生五人也到了。

本来寻剑这事,苏未覃一个人跟来就行,但习翼生认为既然这里有神剑,说不定还有别的什么机缘,袁毅毕竟是神剑门掌门,或许有的地方只有他才知道怎么探索,所以几个人干脆一起都来了——有叶侯亲自同行,难道还怕危险么?

袁毅问道:“这白雾里有什么?”

回答的人是许凌罗,她打开一把折扇:“我们也没有进去过,走走看吧,这白雾本身会侵蚀真元力,大家跟在我身后,不要被雾碰到,不要走失。”

说着一扇扇出去,前方的雾立刻散去四五米,她当先走去,几人连忙跟上,散去的雾又在身后聚拢了。

一行人走在雾中,打起精神,都做好了应对突发状况的准备,然而一路都没有状况发生。白雾里影影绰绰有什么鬼魅一般的东西倏忽来去,或许只能依附着雾,一直没有现形,有凌罗的扇子开道,大家走得很是轻松。

不多时,白雾的范围已经过去,视野渐渐清晰起来,而这条路也到了尽头。尽头是两扇巨大的铜门,门前一对栩栩如生的石狮子,在石狮子的侧前方,赫然有张孤零零的书案,笔墨纸砚一应齐备。

柯月新奇道:“这是要我们读书写字,考状元么?”

习翼生笑道:“考状元,那我可惨了,我从小到大读过的书加起来,都不到十本。”说着纵身一跃,升起足有十多米,落地后连连摇头:“翻不过去,跳太高,就全是白雾了。”

接着跃跃欲试想砍门,许凌罗却道:“这门上有铜环,不如你敲门试试。”

习翼生果真就上前,抓住门环当当当砸了三下,随即向后一跳,手搭上腰间的剑柄,全神戒备。

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什么也没发生。

习翼生抓抓头,哂道:“没人在家啊。”

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集中在叶侯身上,想知道他有什么主意。

叶侯不知何时站到书案前,取了一张空白帖子,说道:“既是来做客,理当先投拜帖。”他写下自己的名字,一笔字清隽凝练,轻轻抖手,帖子准确无误投进左侧石狮子的嘴里。

石狮子身上红光一闪,拜帖消失,随即吱吱呀呀机括声响,两扇大门轰然洞开!

“这样都行?”柯月新睁大眼睛,“这里不是遗迹吗,竟然还有收帖子的主人家,哎,叶侯你是怎么知道的?”

“没有主人家,这是当初主人家留下的机关。”苏未覃解释道,“千百遗迹各有不同,但万变不离其宗,叶侯智计过人,洞察入微,便能够推断出解法。”

柯月新似懂非懂点头时,叶侯缓步踏进门里,习翼生正要跟上,却被他制止。

“你们的名字,也各自去写下来。”

六人当然以他马首是瞻,纷纷投了拜帖,这才走进庭院。最后一人站定后,铜门轰隆隆自动关闭,习翼生立刻回头,拔兵器斫在门上,一时金戈之声大作,门却纹丝不动。

“不用想原路返回了。”叶侯说道,“这个遗迹并不危险,主要目的就是传承,离开这里的方法只有破尽关隘,一路向前,获得传承才行。”

苏未覃奇道:“你一走进来,就知道这是传承遗迹?”

遗迹也分很多种,有的是前人为了留下衣钵打造的传承之地;有的是当初大战无意间残留了各种破坏力量的凶地;甚至还有的,是为了各种上不了台面的目的,专门伪造的陷阱遗迹。

究竟是哪一种,没有规律可循,只能看运气。

叶侯没有回答,他向庭院深处走去,转过假山池塘,眼前是一片竹林,竹林里散落着几只蒲团,离他们最近的一张,上面写着三个字,仔细看去,却是叶侯亲笔所书的“叶疏落”三字。

“看懂灵气运作的方式,就知道了……第一次传承就在这里,去找你们的名字坐下。”

果然,在杂乱无章的蒲团上,“习翼生”、“许凌罗”等名字赫然在目,离叶侯最近的一个是“苏未覃”。

苏未覃依言盘膝而坐,顿觉身下蒲团中有东西蠢蠢欲动,不断向四面八方发出讯息,勾引得灭顶般的庞大灵气,就要狠狠压到他头顶!耳边传来叶侯的声音:“不要抵抗,抱元守一,潜运功法。”

苏未覃毫不迟疑,按照叶侯所说彻底放开了自己,紧接着庞大的灵气灌体而入,这灵气纯粹平和,充斥了他四肢百骸、奇经八脉,叫人说不出的舒畅,在体内周天流转后,最终汇聚到紫府,沉淀下来,化为他自身的真元力。

再蠢的人此时都知道,这可是实打实的好处了,连忙专心致志运起功来。

叶侯嘱咐大家专心,他自己却随意得很,左右环顾众人的状况。习翼生和许凌罗都还不错,迅速消化着天上掉下的馈赠,过了片刻,第一个撑不住的是沐可柔,脸色忽明忽暗,抑制不住地全身发抖,显然已无力控制过分强大的真元。

每个修真者好比一只木桶,真元力就是桶中的水,天赋和努力决定了桶的大小,功法决定了桶的材质,而大小材质综合考量,就是一个修真者的根基。沐可柔虽说在修炼上颇具天赋,是神剑门仅次于袁毅的高手,可她毕竟年轻,修习的也不算上乘功法,在这个实打实考验根基的时候,不免败下阵来。

沐可柔自己当然也清楚状况,她却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到此为止,神剑门实在太需要力量了……

竹林里,忽然响起了琴音。

叶侯的溪云琴平放在膝上,他随手弹拨,琴音清柔而旷达,浩浩渺渺,直上云霄。他竟将自己在修为中的感悟融入了琴曲,弹奏出来,给身边的人以启示。在这悠扬的琴声里,所有人似乎都明悟到什么,那是一扇玄之又玄的门,此刻,门后的影子若隐若现……

沐可柔在绝境关头被琴音点拨,心中竟豁然开朗,体内灵气的运行方式随之一变。如果说原来她的灵气是由功法强行引导着走遍奇经八脉,现在灵气就像有了自主意识,不需要勉强和控制,只要一个念头指引出方向,就迫不及待地游走起来,运行速度快了何止一倍。

不只是她,袁毅、沐可柔,也全都如此。

琴声持续了约一盏茶的时间,众人先后停下运功,睁开眼睛。

“半步通幽?!”袁毅猛地站起来,盯着自己的双手,难以置信。他进遗迹之前才是半步明道,短短时间,竟然连跨了一个大境界,三个小境界,直达明道境巅峰!

沐可柔也很是欢喜,虽然比不上袁毅,可她也晋入明道上品,跨越了极大的鸿沟。

二人诚心诚意向叶侯深施一礼,他们深切地知道,如果刚才没有叶侯琴声的指引,自己绝不可能获得如此重量的传承,甚至会因掌控不住灵气爆体而亡!

叶侯对袁毅似乎欣赏有加,勉励道:“你多年苦功,根基扎实,才有这样的机缘,不必谢我。”

说话间习翼生和许凌罗也结束打坐,感受起自身的变化,他二人本来就是通幽高手,此番收获并不是特别明显。不同境界需求的灵气有质的差别,能使人从生息巅峰跨入明道巅峰的灵气,还不足以在通幽境中晋上一品。而柯月新……只见白光一闪,柯月新居然整个人消失了。

“小师妹——”

叶侯淡淡说道:“她的机缘到了,如果顺利,从遗迹出去后,她会步入通幽。”

袁毅目瞪口呆,万万想不到小师妹会有这样的机缘,同时他十分想问“如果不顺利会怎样”,又怕不吉利,只好忍下了。

此时竹林中,只有苏未覃一人还在闭目静坐。

沐可柔有几分担心:“苏师弟不要紧吧?”

习翼生却是发现,这蒲团的顺序,是修为越深的人位置越往东,最东边是叶侯,紧接着就是苏未覃,然后才是他习翼生。

他作为居安侯第一得力臂助,早已是通幽上品的高手,环顾整个天越盟,也难找出几个敌手,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苏未覃……

叶侯的注意力也全集中在苏未覃身上,他素来平静无波的面容终于出现了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眉头渐渐蹙起,竟似有难题委决不下。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