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祈雨来

冷CP爱好者,总是一个人默默萌着。
周期性抑郁症求拯救。

青鸟于飞(第九章 凡尘)

第六层梦境很广阔,两个人探查了一个时辰,都没发现边界,无论从大小还是从景物的精致程度看,这里都更像一个真实的世界,有城镇,有村落,在繁华的长街上,也有数不尽的行人摊贩,热闹非凡。

苏未覃甚至买了两串冰糖葫芦,咬下一颗,点头道:“山楂新鲜,熬糖恰到火候,风头甩得也好,不错不错。”

叶疏落斜视他,拒绝伸手去接另一串。

“吃吃看啊,这一层我感觉不会像之前那样速战速决,我们得考虑接下来的生活。”

“生活?”

“比如吃什么,住在哪儿,怎样和别人解释我们的来历。如果我没猜错,你是从来不关心这些,而且身上也不会带钱吧。”

他说对了。

叶疏落忍不住反驳:“我以为我们应该尽快找到寄托之物……”

“你能感知到灵气波动吗?”

叶疏落默然。

在之前的梦境里,寄托之物作为梦境的支撑点,其灵气波动强烈到遮都遮不住,只要修为够,就能一剑破坏。在苏未覃还不知道有寄托之物存在时,他都能通过灵气波动判断出正确的做法。

可是这第六层梦境,别说灵气波动,根本连灵气脉络都感知不到。

“这一层很不对,我尝试消耗了一些真元,到现在都没有补充回来。”苏未覃边吃边说,在第一层梦境他打败白衣人后,打坐一会儿就恢复了全部真元,“两个可能,一是这地方大到超乎我们的想象,寄托之物离我们太远,我们感知不到。二是……这地方就像幽篁宫,是个禁灵之地。”

幽篁宫,修真界七大凶地之一,任何修真者走进去都会变成凡人,幽篁宫里不存在天地灵气,不能修炼,更不能施展真元。

“总而言之,不管是哪个原因,我们只能从长计议。”苏未覃顺手甩掉吃完的木签子,“静观其变吧,这里有吃有喝,就算困十年也没关系。”

“十天。”

“什么?”

“我们最多只能在这里待十天。”

“难道你推断出梦境会在十天之后崩塌?”

叶疏落摇摇头,说起一件不相干的事:“你那天在琴室,见到过连叔给我送药。”

“是啊。”

“我一直在吃药。”

“你年纪轻轻就半步碎玄,难道在吃增进修为的药?”

“那是解毒的药。”

苏未覃瞪大眼睛:“你中了毒?什么时候?谁有本事给你下毒?”

叶疏落飞快地眨了下眼,似乎要遮掩不该出现的情绪:“你不是看到了。”

“……叶夫人?”

叶疏落淡然说道:“我出生之后,她给我下了毒,自己也服毒自尽了。这些年居安侯府一直在找解毒的法子,可是只能暂时抑制毒性,根除不了。”

苏未覃只觉满心不可思议,天下间竟然有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一心想要杀死自己的婴儿?叶疏落的母亲究竟有怎样的故事,才导致这样的疯狂?

他想起那首情动已极的《有所思》。

叶疏落抚摸着手腕的红线,轻声说道:“我爹很爱我娘,他求亲时花了整整三年,当时他已经是天越盟主,我娘家里疼女儿,怕他过于看重正魔之争,淡薄闺房之事,会让我娘受委屈。他就去黄泉府寻到千里姻缘做聘礼,还从南海擒来蛟龙为她拉车,为她打造了双月辇,不管他在何处,只要我娘愿意,立刻就能去到他身边……”

这样美好的爱情,叶疏落讲着讲着,声音便颤了。

他手指用力,仿佛要扯断那细细的红线,红线坚韧绵延,他没有成功。

“我爹做的这些事,打动了娘的双亲,他们同意把女儿嫁给他。我娘自己也是愿意的,她欢欢喜喜地出嫁,我看过她的嫁衣,一针一线,全是她亲手绣的,又精致又美丽。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生下我后,会变成另一个模样。”

苏未覃叹道:“这些年,你想必过得很不好。”

他忽然想到,叶锦城在如日中天的时候,突然去找炼磔王搏命,是否也因为被叶夫人伤透了心?

“我弹她弹过的琴,种她种过的花,吃她喜欢过的食物。”叶疏落语气极淡,“我就想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子,为什么,为什么这样不喜欢我。”

“不是你的错。”苏未覃转身揽住他的肩,“现在我明白你为什么在第三层打晕我了,浮生梦作为碎玄至宝,果然不那么好对付,我们看起来破坏了梦境,可心里被诱发出的种子并没有消失,这种子会渐渐生根发芽,把我们彻底钉在梦境里……需要我打晕你么,现在?”

叶疏落任由他揽着,静默片刻,摇头道:“原来我也不是铜墙铁壁……我没事了。”

“我说了这不是你的错,你可以任性,可以脆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叶疏落,你只是一个年轻人,你肩有重担,可你不是神,你没必要那么严苛地要求自己。”苏未覃拍了拍他,强行把另一串糖葫芦塞进他手心,“心里有破绽不要紧,不需要强行抹去,只要愿意面对,早晚能够弥合。”

叶疏落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竟然点了点头。

肩头的温度和手中的甜香渗进心里,冲淡了记忆本身带来的痛苦。

苏未覃又想起来:“对了,你刚才说的十天,是指……”

“抑制毒性的药炼制不易,连叔大半心思都花在上面,每十天只能得一粒,我也必须每十天吃一粒。”

“就没有多几粒备用的么?”

“没有。”

谁也想不到在神剑传承的遗迹里,会出现碎玄至宝浮生梦,要耽误这么长时间。

苏未覃敲敲额头:“好吧,那就以十天为限,十天内,苏大侠一定带你离开这里!”

 

此时在武陵峡,除了叶疏落和苏未覃不知所踪,其他人都已经结束了试炼。

柯月新如叶侯所说,的确是机缘到了,莫名其妙就迈过鸿沟,步入通幽,她似懂非懂地依偎在师姐怀里,听许凌罗细细解释通幽境界。

许凌罗柔声道:“方才我试了试,你的境界是强行吸收所有灵气为己用,包括其他人溢于体外的真元,这样别人和你动手,就要束手束脚,不敢真元外放。是不错的境界,你给它取个名字吧。”

柯月新想了想说:“叫虹镜好了。”

彩虹和明镜,岂非都是借别人之力来成就自己美丽的物事?

许凌罗点点头,又道:“你的虹镜,和翼生的万相虚生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有什么不明白,可以多问问他。”

习翼生听了,便有几分跃跃欲试,可柯月新是个小姑娘,他实在说不出“来打一架”的话。

他之前和许凌罗走完石阶,也进了穹顶,但没有看到否极环和泰来佩,只是一人获得了一件适合自身修为的通幽法宝。偏生两人都对法宝不感兴趣,看了一眼就扔进口袋,转而挂心起叶疏落来。

许凌罗帮柯月新稳固了境界,叮嘱她自行去一旁练习,这才垂下头,有一下没一下摸着怀里的猫,低声道:“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侯爷这次,或许会遇见麻烦。”

习翼生笑道:“你这是关心则乱,你对侯爷难道还没信心吗?”

许凌罗立刻驳道:“侯爷当然是天下无双……”她的声音低了下去,“侯爷要保苏未覃,可那个苏未覃,我感觉有古怪。”

“我感觉他挺好啊,端端正正,不卑不亢。”习翼生大咧咧地说,“我倒是感觉凌罗你有古怪,想东想西的,全没有道理——哎哟!”

许凌罗收回踹他的脚,深深叹了口气。

习翼生也不恼,戳着凌罗怀里的白猫,笑道:“苍耳苍耳,还是你乖,从不乱发脾气,你睡得这么香,是感觉到侯爷不会有事,对不对?”

许凌罗回忆着叶侯在双月辇上说过要试试苏未覃的话,她抱紧苍耳,心里希望翼生这傻子说的对,是自己想多了。

 

叶疏落被苏未覃带进一家酒楼,他进入梦境后滴水未沾,也确实饿了。

“比不上你们侯府的饭菜精致,你将就吃些。”苏未覃用热水烫过碗筷,摆在叶疏落面前,顺势扫了眼周围,“一会儿如果遇到什么事,你最好不要出手。”

“为什么?”

“真元一旦消耗就无法补充,在找到寄托之物前,你要保存实力。”

叶疏落想想也是,他轻声问:“周围这些,是梦境制造的麻烦么?虽然不值一提,可要是没完没了,也很讨厌。”

“这倒未必——”

一句没说完,周围那些偷偷窥视的人里,有一个衣饰华贵的胖子走了过来,他摇了摇附庸风雅的折扇,做派风流,笑道:“这位美人儿,请问怎么称呼?”

那一双眼直勾勾黏在叶疏落脸上,教人想装看不见都不行。

叶疏落错愕道:“他和我说话?”

苏未覃忍笑道:“是不是第一次有人当面叫你美人儿?”

叶疏落竟然点点头:“很新鲜。”

“哦——”苏未覃拉长声音,“那你想要这个新鲜的胖子陪你继续说话么?”

“那就不必了。”

“好。”

苏未覃嘴角挂着懒洋洋的笑意,从筷筒里随便抽出一只竹筷,屈指一弹。“嗖!”竹筷迅疾地从胖子手里的折扇穿了过去,力气太大,带得折扇脱手飞出,直掉到了胖子原来所坐的席面上。

“你,你——”胖子目瞪口呆盯着自己空下来的手。

苏未覃和气地望着他:“你扇子掉了,不去捡吗?”

周围人到这时才反应过来,嗡嗡嗡起了一阵骚动,在苏未覃再次取出一双筷子时,瞬间又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盯着他手里的筷子,却见他轻轻夹了一块豆腐,放进叶疏落碟子里。

“吃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