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祈雨来

冷CP爱好者,总是一个人默默萌着。
周期性抑郁症求拯救。

青鸟于飞(第十章 借剑)

这座城名叫庆虞城,梦境中的城市当然是从记忆里映照而来,这是现实中存在的一座城。城里有座归来塔,高十三层,站在塔顶可以将全城风貌一览无余。

苏未覃和叶疏落就站在塔顶商议行程。

“庆虞城距离皇城仅三百里,地势关键,民生富庶,是皇帝的叔叔黎王的封地,前年我曾路过这里,见过黎王一面,不过不是很熟。”

方未覃立刻问:“皇帝和他这个叔叔关系很好吗?”

叶疏落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他摇头道:“皇帝到处跟人说他们关系好,可我知道并不是这样。”

“那就奇怪了,我虽然不常在世俗界走动,可是也看过天下地理图。庆虞是一道关隘,皇城军队南下,或者南方粮食北上,都要经过庆虞,可以说庆虞扼守着皇城的咽喉。既然他们叔侄关系并不好,为什么这个地方还封给了黎王?”

“因为现在世俗界说了算的,除了皇帝,还有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这个陌生的称呼让苏未覃反应了一会儿。

“我父亲当年在世俗中扶持的皇帝已经病逝了,现在的皇帝是他儿子,太皇太后是他继母,黎王是他继母的亲生儿子。”

“这么乱七八糟的吗?”

“简单说吧,先帝和黎王同父异母,先帝把皇位传给了儿子,可太皇太后不死心,想让黎王执掌天下。他们是长辈,皇帝就算知道他们是威胁,也不能主动跟他们翻脸。”

“但皇帝一定准备好了随时翻脸。”

叶疏落想了想,答道:“对。”

他前年路过庆虞去皇城,已经确认了这一点。之所以要想,是要考虑这件事能否告诉苏未覃。

苏未覃似乎没意识到自己在打探机密,继续问道:“如果皇帝和黎王翻脸,最后谁会赢?”

“皇帝会赢。”

“这么肯定?”

“因为我站在皇帝一边。”

没有得意,没有炫耀,只是普通的陈述,而苏未覃也立刻就信了。居安侯叶疏落的心机手段,一旦出现在世俗朝局中,当然足以掌控全盘大局!

苏未覃叹道:“你年纪轻轻,又要管理天越盟,又要插手世俗界,自己还是半步碎玄的高手,上天待人果然是不公平的。”

这句话不需要回答,叶疏落没有回答。

苏未覃感慨了两句,回到正题:“我大致明白了这里的情况,现在有上中下三策,说给你听,你来选。”

“你说。”

“浮生梦是由我们心中的破绽衍生而来,这个地方我没来过,显然这是你的梦。世俗界能影响你心志的,我只能想到皇权更替,所以这一层梦境的关键很可能在皇帝或者黎王身上。”

叶疏落沉吟道:“还有一点,我是在第三层梦境与你会合的,之后第四、第五、第六,接连三层都是我的梦。我怀疑如果是两个以上的人同时进入浮生梦,那么梦境会依附修为最高的那个人产生。”

苏未覃听他说起梦境第三层,心里顿时有些不安。他那时梦到的是洞天魔府,叶疏落就算没去过,总也有相关的情报,判断不难,为什么只字不提?他在那个梦里究竟看到了什么,又是怎么破局而出的?

可是在这件事上叶疏落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叶疏落不提,他也只能当做没事发生,免得一些事不打自招。

苏未覃便笑道:“你说的有道理,不过这点我们破局用不到。我目前能想到的上策是,杀了皇帝和黎王。”

“和?”叶疏落关注的点不在杀人,而是一个小小的字眼。

“没错,就是两个人一起杀了,天下才能大乱。”苏未覃肯定地说,“从前面几层梦境来看,寄托之物都在梦境中最强的人手上,或者干脆就是最强的那个人,能够直接对我们造成威胁。这层梦境没有灵气,也就是说没有修真者,那么最强的就是皇权了,我们去威胁皇权,就有最大的可能接触到寄托之物。”

“中策呢?”

“去找皇帝做交易,我们支持他打败黎王,他帮我们寻找寄托之物的下落。这个方法属于借势,比较安全稳妥,但花费的时间不敢保证,这样平平静静地找,谁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我们只有十天。”

叶疏落同意道:“时间确实是最大的问题。”

“下策就比较简单粗暴了。”苏未覃转身靠在围栏上,打开双臂,背对这座城,“杀光这里所有人。”

叶疏落不由反问:“杀了所有人?”

苏未覃平静地说:“这是一个太平盛世的梦境,杀光所有人,我看这个梦境还怎么支撑。”

叶疏落问道:“凭有限的真元,十天之内,你能杀光所有人?”

苏未覃笑笑:“这里既然没有灵气,也就没有天谴,那凡人的命,还算是命吗?”

叶疏落一时无话可答。

对修真者来说,凡人的命确实太脆弱了,弹指间一城一池就沦为飞灰。之所以没有修真者敢这么肆无忌惮,是因为天道有好生之德,杀一个人,就添一份业力,业力多了,会招来天谴。

没有修真者敢放言说自己一定能从天谴中活下来,所以没有修真者敢对凡人展开屠戮。

但在这个没有天谴的世界……

叶疏落清楚,这种事他自己也可以做到,并且不需要花太长的时间。

“如果上策不成功,可以试试下策。”叶疏落思索后说道,“万一杀光了所有人,梦境还是没变化,我们就被动了。”

苏未覃盯着他看,微笑不语。

叶疏落不明所以:“你怎么了?”

苏未覃笑道:“我还当你会心软呢,毕竟是灭世的主意,而你是正道修真。”

“只是一个梦境,我还不至于分不清楚。”

“如果不是梦境呢?”

“不是梦境?”

“如果不是梦境,你会同意吗?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就去牺牲别的什么人……”

苏未覃略显激动的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叶疏落打断。

“不会。”

叶疏落直视着他:“自愿的死亡才叫牺牲,除此之外,都是谋杀。”他斩钉截铁地说,“我执掌天越盟,为大局计,也会行一些奇诡之道,但我绝不会去谋害任何正道同盟或无辜之人,你要知道,正道魔道,还是有区别的。”

那双眼睛清澈坚定,苏未覃看着看着,就失了神。他想,原来这世上果真有高位重权迷惑不了的人心吗?

“我竟然相信了……”苏未覃忍不住笑出来,“你简单两句话,我竟然就相信,正道有你这样的领袖,我们神剑门可以过得很不错。”

“这是事实。”

“你的眼睛,”他把好看两个字咽了回去,“你和叶夫人长得很像,只有这双眼睛不像,让人看了,就怦然心动,愿意相信你说的一切。”叶疏落的眼睛更好看些,可能是像了叶锦城,他聪明地继承了父母双方各自的优点。

叶疏落哂道:“你静静心,去杀人吧。”

“杀人虽然煞风景,可是从你口中说出来,还过得去。我便为你执一次剑,杀一次人。”

“哦?”叶疏落挑眉问道,“你有剑吗?”

苏未覃当然有剑,可是他的剑碎在半年前,现在已没有了。

他杀人,本也不必用剑。

没等他回话,叶疏落手在腰间一抹,摘下一柄剑:“剑名含电,暂借你用。”

 

含电剑自黎王咽喉划过,带出一蓬血花,这位王爷面色惊骇,瞪着双眼倒了下去。剑太快太利,杀人之后,滴血不沾。

苏未覃赞道:“好剑!”

叶疏落是剑修,本命法宝就是他的双剑。长剑含电,短剑露华,取自偈语:“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他的通幽境界,也正是叫“梦幻泡影”。

他肯借含电给苏未覃,可谓莫大的信任。

叶疏落道:“我们特意拖延了一炷香时间,什么也没发生,看来寄托之物不在这里。”在黎王寝宫周围,护卫士兵徒劳地倒了一地,没能做出任何有效的抵抗。

“去皇宫吧。”

苏未覃还剑入鞘,攥住叶疏落手腕,另一手开始画符。他的符咒不需要消耗真元,最适合现在用。

和黎王府中的饮宴截然相反,皇宫里是一番君臣秉烛议事的景象,其勤政如此,难怪叶疏落会认为在这场皇权斗争中,皇帝能赢。

皇帝认得叶疏落,愕然道:“居安侯夤夜闯宫,所为何事?”

叶疏落答道:“借你性命一用。”

皇帝由愕然转为愤怒,一手重重拍在龙书案上:“朕自问待你居安侯不薄……”

叶疏落打断他:“场面话就不要说了,如果有保命的手段,请抓紧时间用。”

就算是打断别人说话,就算是要杀人,叶疏落的语气神态仍给人一种温和有礼的错觉,这是身为居安侯多年养就的习气,已刻入了骨子里。

皇帝大概也明白了他的决心,抖着手摔了一只玉盏,殿外无数执戟武士蜂拥而入,和他议事的文武群臣也不要命地护在他身前。

苏未覃叹了口气:“也不在他这里……就这样吧。”

含电剑光华闪过,夺去了烛火的亮度,剑光熄时,满殿再无声息。

整座皇宫化作死城,并没有花太长时间,苏叶二人的心情却沉重下来,因为直到他们一把火将这里烧成灰烬,也没遇见任何不寻常的人或事物。

什么都没有发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