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祈雨来

冷CP爱好者,总是一个人默默萌着。
周期性抑郁症求拯救。

青鸟于飞(第十四章 梦见)

叶疏落静静地弹着琴,流水一样的琴声淌过丘壑里的松林,让普通的山石树木也有了灵韵,沉醉听琴的是枝头树下的飞鸟走兽,是悄然绽放的百花灵草,间或一只懵懂的幼禽跳到他肩上,这一幕像是风景,他便是最美的风景。

苏未覃倚在树上欣赏这风景,没有出声打断。

直至一曲终了,他才笑道:“你这琴,要是肯去洞天魔府弹奏一次,说不定大家就化干戈为玉帛了。”

叶疏落道:“魔道之主如果是你,那确实有可能。”

这是一句玩笑,正道与魔道理念千差万别,敌对了这许多年,早已没有和平相处的机会,就算叶疏落与焦安和愿意握手言和,双方千千万万的修真者也不会答应。

叶疏落会开玩笑,看来心情不错。

他们此刻是在浮生梦第七层,却不是被困在这里,早在将离残魂消失的一瞬,叶疏落已彻底掌控了浮生梦,所以才敢放心晕倒在苏未覃怀里。他醒来时,苏未覃已基本得到了神剑的认可,从神剑的剑意中悟出了一套剑诀。两人离开梦境后,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这件碎玄至宝,只说苏未覃获得了神剑传承,翼生、凌罗和神剑门众人都很欢喜,谁也想不到其中还有玄机。

随后众人辞别时,否极环和泰来佩——浮生梦的本体——叶疏落分了一个给苏未覃,这样两人随时随地都能进入梦境,叶疏落在这里修炼“梦幻泡影”事半功倍,苏未覃也正好向他请教神剑和正道的修炼之法。

“这些天我都在练剑,”苏未覃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和神剑颇为投缘,用起来得心应手,就像它原本就该是我的剑。”

“那很好。”

“但我还是不明白,神剑为什么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我,是因为我和袁师兄他们比修为最高吗?”

叶疏落一挑眉:“你不知道?”

苏未覃茫然道:“我应该知道什么?”

“你在洞天魔府时,就没有听过四种先天修炼体质么。”

“你是指,先天道体、先天魔体、先天剑体、先天灵体这四种幸运儿?”

“不错,这四种体质万中无一,可谓是天选之人,除了混沌灵体外,其他三种修炼起来都快速无比,只要不出意外,最差也会修到碎玄境界,比如你熟悉的焦安和就是无极魔体。”

“阿和……焦安和确实惊才绝艳,是修炼的天才,我这样的凡夫俗子看到他,总是会被打击。”

“所以你真的不知道,你自己是空明剑体?”

苏未覃瞪大眼睛:“我?”

叶疏落叹道:“你觉得我的含电剑,就算我同意了,是随便一个人就能拿得起、用得动的?”

“你到底试探了我多少次……”苏未覃在叶疏落的目光中,渐渐仿佛想通了什么,“我不知道,没人告诉过我,我一直跟焦安和一起修炼,在他的光环下,从来不觉得自己天赋出众……我都是勤来补拙的。”

这样么……

叶疏落默默思索,空明剑体并不是见不得人的事,焦安和隐瞒这个有什么意义?他忽而想到,复活将离这件大事肯定不会是临时起意,魔道不知准备了多少年,将离的死敌是神剑谢渊,而神剑只能由空明剑体来继承……如果说洞天魔府布局至此,想要彻底消除对将离有威胁的隐患,那苏未覃为什么会被选中,也就有了解释。而他们不想暴露手上有空明剑体,当然是提防复活将离的计划泄露出去,苏未覃当初被屠村,只怕为的就是这个。

他智深如海,几句话间就猜出了真相,但这真相此刻已经没有意义,说出来也不过给苏未覃伤口撒盐,他舌尖上转了几转,到底是咽了回去。只说:“你是空明剑体,所以神剑选了你,当年谢渊也是空明剑体,以神剑的骄傲,他的传人必然和他一样,有这般傲人的天资才行。”

苏未覃忽然问道:“那你呢,你一向跟焦安和比肩,他是先天魔体,你是先天道体么?”

叶疏落沉默了片刻才说:“我娘亲是原始道体,我并不是。”

苏未覃顿时后悔多嘴,好好地怎么又教他想起叶夫人了,这不是生生戳人伤疤吗?

好在叶疏落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他目光很快转到苏未覃背着的剑,沉吟道:“你最近除了练剑,有别的事吗?”

苏未覃摇头:“就是专心练剑而已。”

“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我这里倒有一桩,你考虑看看。”

“说来听听。”

“将离的七大碎玄至宝,现在还有转世铃、点将符、点睛笔三件下落不明,我最近得到消息,点将符或许会在剑冢出现。”

“哦?”

“除了三门四宗五大派的人手,我这边另会派去翼生,洞天魔府据传是江愁眠和楚怀天两人率队——你有没有兴趣走一趟?”

苏未覃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不但知道了转世铃的下落,连洞天魔府去的人手都摸清了,你的间谍这么肆无忌惮,真的不怕暴露吗?”

叶疏落道:“我当然是故意的。”

“故意暴露?”

“居安侯府中有焦安和的卧底,我是不久前才确认的,可直到现在我也判断不出这人究竟是谁,所以我只好埋下鱼饵,逼他自己暴露。”

“你的鱼饵就是你自己的间谍?”

“我的间谍最近这么嚣张,焦安和一定心情不好,十分想把他找出来。但这个人一向隐藏得很好,连他的存在都是从居安侯府内部泄露的消息,洞天魔府可没发现过他有不对,所以焦安和想要找他,就必须再动用他的卧底。”

“你早已做好准备,只要这卧底敢动作,你立刻就可以收网。”

“不错。”

“那你的间谍岂非也很危险?”

“做间谍的,哪有一天不危险。”

“你们做大事的人这些弯弯绕绕的心思啊……”苏未覃感慨到,“那为什么要我去找点将符呢,七大碎玄至宝必须全部凑齐才能复活将离,现在浮生梦在你手上了,你还担心什么?”

“你说错了,我是要你去剑冢,点将符才是顺带。”

“去剑冢?”

“你当务之急是练剑,可无论神剑门还是浮生梦,都不是练剑的最佳所在,你想要实力取得最快提升,最应该去的地方就是剑冢。”

剑冢,修真界七大凶地之一,地如其名,是一处名剑的坟冢,这里不像绝响谷幽深复杂,也不像幽篁宫禁绝灵气,只是埋葬着无数把剑,白天黑夜都在释放寂寞纵横的剑气,修为不到家的,一踏进去就要死在剑下。

但同时,剑冢里也充斥着无数剑修的剑魂剑意,如果能感悟,对剑修而言收益也极为巨大。

苏未覃不由意动,问道:“你去过剑冢吗,里面情形如何?”

“去过,我的含电露华就是在剑冢打造而成,取化死为生之意。你现在已恢复到通幽上品,又有神剑在手,想保命不难,何况还有浮生梦做后盾,情势危急时,随时可以进入梦境避祸,不过……”

“不过我要是依赖梦境,那倒不如不去剑冢了,是不是?”

叶疏落微微一笑。

他很少笑,这一笑起来,眼波唇角都是浅淡灵动的温柔,便如春风化雨、夜方破晓,融解了一冬的冻河,河里莲藕抽出新叶,采莲的姑娘羞红了脸。

苏未覃胡乱咳嗽一声,勉强把目光转开,说道:“既然如此,我就去剑冢看看吧。”

“如果行有余力,点将符也不妨顺便找找。”

“喂,刚说过的不在乎呢?”

“我的确不太在乎,但我却不能让焦安和知道我不在乎。”否则岂不是明告诉焦安和,他手中已有一件碎玄至宝吗?

“你总是有理……”苏未覃失笑道,“那么,回头梦里见。”

“梦里见。”

 

此时,在遥远的洞天魔府。

江愁眠低垂着头疾步走进丹房,恭敬地跪下行礼,禀道:“王上,我等已准备好,就要启程去剑冢了。”

焦狱王闭着双眼,手压在一只造型古朴的铜鼎上,默运玄功,炼化鼎中的染魔草。半晌才道:“府中出了叛徒,你知道么?”

江愁眠沉静答道:“属下知道。”

“你怎么看?”

“不过是看不清局势的跳梁小丑,不足为虑。”

焦狱王冷笑一声:“这个跳梁小丑最近可给我找了不少麻烦,你此去剑冢,恐怕也会遭遇正道的狙击。”

江愁眠毫不犹豫:“螳臂挡车而已,来多少就杀多少。”

“很好,你们自己去做,就让正道好生痛一次。另外还有一个人,一旦遇见……杀无赦。”

“请王上示下是何人。”

“影王。”

江愁眠终于忍不住抬头,看了焦狱王一眼,又连忙垂下视线,迟疑道:“是……”

焦狱王没有睁眼,却似乎看出了他的犹豫,说道:“影王已经和正道搅在一起,以他对魔府的了解,早晚是个心腹之患。”

江愁眠抿了抿唇,低声道:“影王倒不是那样人,就算离开魔府,也不会出卖……”话未说完,一股惊人的寒气降临在他身上,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牙关禁不住咯咯打战,全身血脉逆流,痛得额角尽是冷汗。

焦狱王漫声道:“你对我的话有意见?”

江愁眠深深叩下头去,从牙缝中勉强挤出:“属下不敢!属下定尽心竭力,夺得点将符,诛杀影王!”

焦狱王冷哼一声,总算解除了惩罚。

不管苏未覃作何选择,他手中有了神剑,又不再效忠魔府,那就非死不可。这世上蠢货总有那么多,杀都杀不完,焦狱王忍不住也感到一阵厌倦。

或许复活了将离,才不会这么无趣。

铜鼎里的染魔草依然没有变化,焦狱王耐心地输入魔气,不再理会外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