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祈雨来

冷CP爱好者,总是一个人默默萌着。
周期性抑郁症求拯救。

青鸟于飞(第十六章 交锋)

剑冢内,此时汇聚了正魔双方数十位高手,众人争分夺秒寻找点将符,其中最快的一个,谁也想不到,竟是个实力低微的魔道散修闵唐竹!

闵唐竹并不是洞天魔府的人,他无师无友,无宗无派,境界刚及通幽,只因为寻宝的本事着实了得,才被江愁眠看中,加入这个队伍。进剑冢时,其他人用刀用剑,他却悄悄摸出两粒骰子,也是运气爆棚,一把掷出两个六点。这骰子是他寻宝的最大倚仗,掷的点数越高,就越心想事成,随后他传送进剑冢时,竟然离点将符仅一步之遥。

点将符,一块令牌样式的法宝,可从幽冥召唤魔头来为主人作战,当年在将离手上时,三十六天魔尽可招来,将离凭此宝直面正魔两道的人海战术,夷然不惧。

将离死后,他的法宝有的遗留在战场,比如和神剑互相制约的浮生梦,也有的被人捡到,数百年辗转不知所踪,点将符就是这一种。

闵唐竹瞪圆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锦盒,咽了口唾沫。他自然有数种方式探知里面是不是真品,但确认真伪后,他陷入了另一种挣扎:要不要通知江愁眠。

魔道中人自有联络方式,点将符一旦交给洞天魔府,换来不过是几件赏赐,或者加入魔府的资格,闵唐竹名字虽然雅致,却是个不折不扣唯利是图的角色,怎么会把这些看在眼里?就算点将符是焦狱王点名要的东西,他不敢留下自己用,可卖给别人总行吧?魔道又不是铁板一块,暗地里对焦狱王不服的大有人在,甚至如果叶侯出得起价格,卖给正道又怎么样?

他挣扎半天,眼珠暴红,最终下定决心,一口气在盒子上下了七八道封印,揣进怀里就跑!

这一刻,正魔双方同时失去了对点将符的感应,悚然而惊。

楚怀天正在和第七柄剑交手,剑冢的考验越往后越难,第七柄剑连他都要打起精神才能不落下风。“被正道先得手了?”他眼中闪过一道凶光,手中的旗子连挥三下,从黑气中释放出三只形状可怖的巨大魔头,竟然抱住剑啃了起来,不多一会儿,那剑渐渐失去灵气,剑身多出数条黑色纹路,最终无力地跌在地上。

他哼了一声,正要联系江愁眠询问情况,忽听旁边有人说道:“巽地魔光旗,名不虚传,不知旗中八万四千冤魂,楚右使收集多少了?”

楚怀天神色一厉,大旗舒展,答道:“就算集满了,也可为你腾出一席之地!”

说话间,一人缓步走来,外表看上去三十上下,蓝袍方巾,背负长剑,乃是正道三门四宗五大派之中,瑶华派掌门徐若耶。正道此次来剑冢的人,除了习翼生身份超然外,无论修为地位都以此人为首,习翼生性格豪爽,直接言明这次队伍由徐若耶负责,这也是为什么他敢抛下正事,放心护送千梨远走。

楚怀天一路走来手段暴力激烈,声势浩大,别人才挑战两三柄剑的功夫,他已经七柄结束了,徐若耶早就发现了他,不过抢夺点将符要紧,没准备理会这魔道数一数二的高手,谁知点将符突然失去了消息,错愕之下,当即决定探探楚怀天的口风。

两人一执剑一执旗,对面而立,徐若耶微笑道:“不如这样,楚右使,我们来打一个赌,你我都是一个人,我们各尽全力来打一场,输的人就带着自己这方离开剑冢,怎样?”

楚怀天冷冷道:“你能做得了主?居安侯府不是来了习翼生么。”

徐若耶并不生气,反而笑道:“楚右使这么说,那看来是做不了江左使的主了,也罢,刚才的话算我没说。”这句话光明正大地挑拨离间,将瑶华派借力打力的功法发挥得淋漓尽致。

巽地魔光旗呼地卷过来,拦住他的去路,楚怀天厉声道:“少废话,今日敢抢点将符的人,一个也别想活,就让你来做第一个填旗的魂魄!”

那旗子通体漆黑,阴风惨惨,无数冤魂出没其中呼号惨叫,充斥着绝望和恐怖,修为不够的人看一眼就要窒息。这面旗炼制时,要杀够八万四千人,将魂魄都拘在旗中折磨,炼成护旗小鬼,其中要修真者三千六百,还要十二通幽高手做掌旗魔,如此方能大成,整个过程之血腥残忍,难以言表。正因如此,威力也是极大,就算楚怀天还没有凑齐八万四千魂魄,也没几个人愿意正面对上这旗。

一道秋水般透亮的细长光芒乍然破开阴风,向楚怀天咽喉处刺去,徐若耶横塘剑出鞘,一出手就是杀招,同时心里想道:“他不急着离开,原来点将符不在他们手上。”

楚怀天身体向后一仰,同时旗子已卷了回来,将横塘剑荡开,更有魂魄源源不断从旗子里爬出来,试图纠缠徐若耶。徐若耶皱了皱眉,横塘剑长六尺,极轻极韧,剑上泛起柔和的浅白色光晕,将魂魄魔气拒在身外,他在剑光的掩护下,再次向楚怀天发起近身缠斗。

剑冢这场交锋,自洞天魔府右使和瑶华派掌门正式开始!

 

“嗡——”金钟浑厚的声音响彻四方,回音如水纹般荡来荡去,震歪了金色锁链的攻击。习翼生凌空一个旋转,锁链由刺变扫,仍是打在金钟外看不见的力场上。

金钟轻微地晃了下,钟下的人伸手一划,仿佛打出了什么东西,习翼生却是清楚,那是对方仗以成名的无形剑气,锁链顿时如臂使指般在身前绕了一圈,准确地将剑气打飞。

双方这两下试探,谁也奈何不了谁。

交手的人是习翼生和江愁眠。

习翼生想得很好,先远离点将符,保护好叶千梨,最好能让她出去剑冢外面等着。但他没想到,有人传送进来比他离点将符更远,去找点将符一定会迎着他走,所以在双方都不怎么愿意的情况下,他撞到了江愁眠。

大家都在往西,突然见到一个往东的,江愁眠第一反应当然是:“点将符在你身上?”

习翼生一怔,随即哈哈大笑:“原来不是你们拿走了,甚好,甚好!”

两人一个是居安侯府的首席高手,一个是洞天魔府的中流砥柱,此时狭路相逢,正是不得不战之局。江愁眠精于谋划,既然知道双方都没拿到点将符,必然是出了意料之外的状况,这时候困住对方的主帅就等于掌握了主动权(他还不知道正道是由徐若耶带队)。而习翼生没想这么多,他只想江愁眠是个高手,值得一战,再说其他人撞在江愁眠手上多半就是死,他有必要先出手挡下。

无形剑气和锁链来往穿梭,交互极频繁。江愁眠既有剑气之利,又有金钟之御,可以说稳如泰山,他头顶那口钟就是“晨钟”,曾试过接下焦狱王全力一击而不碎。但习翼生战斗经验极丰富,只凭一条锁链就攻守兼备,一招一式滴水不漏,这一战眼看是要打成持久战了。

叶千梨躲在一座剑墓后,心里暗道:“这两个人都是通幽上品的高手,而且实力远远超过了境界,他们打起来的声势却还不如我平时跟翼生哥哥闹着玩。一来他们不想触动剑冢的神秘禁制,二来……大约是哥哥说过的,将所有力量都集中在兵器里,运用在目标上,没有一丝一毫外泄浪费罢。”

她手里举着弹弓,瞄着江愁眠好久,终究不敢出手。她的通幽境是叶疏落用天材地宝强行堆出来的,眼前这样高水准的战斗,别说插手,能不帮倒忙就好了。

叶千梨看着看着,忽然觉得呼吸滞重起来,周围的空气仿佛渐渐粘稠,由空气变成水,水变成泥,泥变成沼泽,身在其中,举手投足都要花费数倍的力气。

江愁眠的通幽境界——尘渊!

“芥子之尘,困于渊薮,在他的境界里,会觉得自己所受的压力越来越大,就像一粒灰尘掉进深渊,根本无法反抗。”千梨辛苦喘息着,想了想,“不过,翼生哥哥对付得了。”

习翼生对付尘渊的方法很简单,只听他一声断喝,双臂交错胸前,也放开了他的境界。

万相虚生!

这个名字和叶侯的梦幻泡影有几分类似,实际上并不相干。万相虚生的规则是,万相禁止,返璞归真,在境界里,禁止使用一切法宝和道术,禁止一切境界规则,只能凭借自身修为和身体战斗!

习翼生热爱战斗,他从开始修真时起,就不用法宝,也不用术法符箓,只靠惊人的身手打遍天下,修为低的时候不知被人嘲笑了多少次,人人都以为他这样没有前途,早晚会死于法宝道术之下。谁知他凭借不屈的傲骨,一朝步入通幽,竟创出了这样惊人霸道的境界,让看热闹的人全都瞠目结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