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祈雨来

冷CP爱好者,总是一个人默默萌着。
周期性抑郁症求拯救。

青鸟于飞(第二十章 千梨)

在剑冢的某个角落,叶千梨伏在地上动也不动,眼神虚虚的,没有半分神采。

“真疼啊……”她在混沌中想着,“哥哥他,原来总是要冒这样的险,受这样的疼,我真没用,还是帮不到他……”

不远处脚步声响,有人小心地走近,仔仔细细看了看千梨,蹲下来捏住了她细弱的手腕。

“啧,良才美质,真是做炉鼎的上上之选,虽说伤得重了些……”他摸出一粒丹药,掰开千梨的下颌塞进去,却被千梨恹恹吐了出来。

叶千梨模模糊糊看不清对方的样貌,含混地问:“你是……谁……”

那人抚摸着她缎子般散落的黑发,微笑道:“我是你的主人。”

“呵……”

也许是千梨的资质太过突出,让这名魔道心生爱惜,他竟然没直接把人带走,而是颇有耐心地聊起了天:“我是聂悲道,你听过我吗,你叫什么名字?”

如果叶侯在这里,他一定二话不说,梦幻七剑已经施展出来,如果翼生在这里,更会暴跳如雷,直接砍了这家伙一双手——魔道声名狼藉、惯会采阴补阳的无耻之徒聂悲道,竟敢打居安侯府人人疼爱的千梨的主意!

可是习翼生离这里尚远,叶疏落更是来都来不了——剑冢有修为禁制,碎玄境以上都进不来——还有谁能救千梨?

叶千梨动了。

她伸手,反握住聂悲道描摹她精致眉眼的手指,轻轻一掰。

“啊——”聂悲道猝不及防,三根手指被反折向手背,顿时痛不欲生!

原本重伤倒地、动都不能的千梨,缓缓缓缓站了起来,那双美丽的眼睛里没了瞳仁,只剩一片茫然的白,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极不自然地动了动手臂和腿,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强行操纵着她的身体动作。

她指如兰花,在胸前结一个繁杂的手印,滞涩,却掩不去美丽,轻淡,却遮不住危险。

聂悲道大骇:“你、你到底是谁!”

就在手印即将完成的时候,千梨的眼睛突然闭上了,所有动作都僵持下来。

“不能这样……”她喃喃道。

随即又苦恼地皱起眉:“会死的……”

“不,即便死了,我也不……”

“蠢货……”

叶千梨似乎陷入自己和自己的天人交战中,看得聂悲道又是惊奇,又是悚然,这女孩子明明身受重伤,修为也不怎么高明,可他硬是从那荏弱的身体里感觉到了危险,似乎那手印一旦结成,他将立刻死无葬身之地!

聂悲道成名已久,坏在他手上的女子正魔两道都有不少,之所以他能逍遥到现在,正是因为他谨慎且多疑。

这个女子有古怪!

他退了两步,几乎已经下决心要离开。

一个盒子打碎了他的念头。

这盒子是木制的,什么木头他认不出来,盒子上布满了低调的暗纹,更有不知多少禁制缠绕其上——就这么从虚空中掉出来,不偏不斜,正砸到他头上。

聂悲道被砸得眼冒金星,刚想骂街,就认出了盒子里是什么,顿时所有的粗话统统都吞回了嗓子里,咽得太急,险些咬到舌头。

“点、点将……”这一瞬间,聂悲道又惊又喜,众人费尽心思争夺的碎玄至宝自己掉到他头上,这还不说明他是点将符的天命之主吗?

他不敢在此时此地把点将符拿出来,手忙脚乱把盒子藏进怀里,然后盯住叶千梨。想吞下这件至宝,就不能留下任何活口,叶千梨已非死不可!

聂悲道“唰”地打开了他的折扇,扇面飘散出醉人的甜香,一上来就用出了他的境界:醉花眠。三个字里又是醉,又是眠,充分说明了这个境界的规则,是用花香使人醉、使人眠。折扇在花香里出手,轻飘又毒辣。

千梨艰难地退了一步,堪堪避过攻击,就这一步,已经使她泛起沉重的痛苦之色。

她轻声道:“我的弹弓……”

接着又道:“那种玩具没有用……”

“哥哥做给我的……”

“哥哥也没用……”

叶千梨身体僵硬,却每一下攻击都躲过去了,她口中发出焦急的声音:“伤得太重,拖不起了,快点……”

接着她紧紧闭起嘴,执拗地举起了自己的弹弓。

“会死……你简直……”

剩下的话被她坚定地咽了回去。

她再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会死……又怎么样?

有一些事,比死还可怕,还可怕啊!

绝不能……

她的眼睛逐渐恢复正常,神情从迷茫转为坚定,弹弓拉满,松手,蕴含了强大力量的弹丸应声飞出。

嘣!

聂悲道的折扇旋转着飞过来,割断了弹弓的弦。

可在那之前,弹丸已经飞出去,击中聂悲道的脸,聂悲道仰天栽倒,又勉强爬起来。千梨漠然看着这一切,这一刻的她,和叶疏落出奇的相像,骄傲,执拗,淡漠,深情。

她从来不像她哥哥,所有人都觉得没有一点像,不只是性格,说是孪生兄妹,却一个像父亲,一个像母亲,连长得都不像,可是直到生死关头,叶千梨才显出了和叶疏落作为亲生兄妹具有的相同骨气!

聂悲道再度扑过来时,她眼前闪过叶疏落的脸,最后一念只想道:“哥哥,你保重啊……”

折扇对准叶千梨脖颈切下,折扇落,身首异处。

鲜红的血从腔子里喷出来,溅了半天高。

有人抱着叶千梨躲过鲜血,低头问:“还清醒吗?”

苏未覃。

他终于及时赶到了。

身首异处的不是叶千梨,当然就是聂悲道。

叶千梨软软偎在他怀里,梦呓似的道:“我见过你……”

苏未覃温声道:“是,我是你这一边的,放心吧。”

叶千梨忽然抓住他的袖子,她此时几乎是处于弥留状态,意识混沌之极,只能记起最深切那一点执念,她低声哀求:“救救我哥哥,求求你,救救……”语声哀婉之至,情切之至。

她哥哥是叶疏落,叶疏落难道需要人去救?

快死的人是她,她却求人救她哥哥。

这大小姐,怕是痛得傻了。

苏未覃皱起眉,杀人他在行,救人他不会,叶千梨伤成这样,肯定也坚持不到离开剑冢回居安侯府,这可如何是好?

绮娘这时从聂悲道尸体上搜出了点将符,捧给苏未覃,见状小心地提议:“这位姑娘伤得不轻,我这里有一颗正道的降华丹,或许能救她。”怕苏未覃不信,连忙补充道,“我知道这位姑娘是叶侯的妹妹,我、我只希望如果有一天我落在正道手里,叶侯能饶我不死。”

降华丹是瑶华派的疗伤圣药,炼制不易,正道人士都很少见过,何况魔道。绮娘的丹药来路一定不正,说不定就是杀人夺宝,此次正道来剑冢的就有瑶华派掌门徐若耶,绮娘原本信心满满,遇到徐若耶也不怕,但被杜遇酒、苏未覃等人接连打击之后,就诚惶诚恐起来。

苏未覃本身是在魔道长大,虽说比一般魔道中人有底线,有自己独立的原则,但很多事还是接受了魔道那一套看法,对修真者之间杀人夺宝的事并不在意。当下接过降华丹给叶千梨吃了,这丹药不愧是瑶华派至宝,那一身嶙峋的伤势立刻好转起来,白骨愈合,血肉重生,叶千梨紧皱的眉心渐渐松开,除了消耗的精神心血一时补不回来,眼看是从死亡线上生生拽回来了。

“前辈,我……”绮娘开口,又不敢说下去,她现在对苏未覃没有利用价值了,不知道苏未覃会怎么处置她。

“你走吧。”

绮娘一喜:“多谢前辈,我绝不会将点将符的事告诉别人,前辈尽管放心!”

苏未覃其实很愿意她到处去宣扬,说点将符被自己抢了,这样别人来找他麻烦,正好给他练剑。但现在他身边多了一个叶千梨,不知如何处置,还是不要自找麻烦了。

“你确实不会说,一旦说了,你帮我找点将符的事也会暴露,别人还罢了,楚怀天那家伙向来不分青红皂白,他只会先杀了你。”苏未覃半是提醒半是警告,让绮娘脸色一白,“还有,你不用叫我前辈,你年纪比我还大锕。”

年纪……比我……还大……

修真者迈入通幽境后,就不会再老去,很难从外表上判断一个人的年纪,像苏未覃这样看起来很年轻的,说不定是几百年前就步入通幽的老妖怪了,年纪对修真者也没有太大意义,大家看的还是修为。

但女子向来都很在意年纪,就算女修真者也不能免俗,绮娘听了这句话,简直比挨了一剑还难受,笑意从牙缝里硬挤出来:“那还真是多谢提醒了……咦?”

苏未覃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地上本该是聂悲道尸体的地方,空留了一摊血,聂悲道却不见了。

绮娘失声道:“替死之法!”

替死之法是一种概括的说法,修真者受到致命伤时,会用一种法宝或法术代替自己死去,比如叶疏落的木偶春秋据说就是这一类法宝。

“他没死,你可就不妙了。”聂悲道想报复,只要去江愁眠跟前告上一状,绮娘处境就大大不妙。

“我还是跟着你!”

“你跟着我更危险。”苏未覃拉过她的手心,“我给你一道符,在剑冢里如果遇到危险,我许你向我求救一次。”

绮娘哑然,捏住手心里那道救命的符咒。他是正道,她是魔道,怎么也不能走在一起的,在一起就是正道要杀她,魔道也要杀她。

“我走了,你……多小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