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祈雨来

冷CP爱好者,总是一个人默默萌着。
周期性抑郁症求拯救。

青鸟于飞(第二十三章 立威)

在一干修真者惨淡的神情中,转机真的到了。

没有人能形容那一道剑意,他们只知道,那一剑过后,将所有人逼入绝境的大衍神剑合四十九为一,悄然离去,正魔两道间生出了一道巨大裂谷,将原本胶着的两方清晰明朗地遥遥隔开。

一剑之威,一至于斯。

挥出这一剑的人虚立在半空,双眼中似有两团星云在疯狂旋转,口中轻声道:“其用四十有九,遁去其一……大衍神剑的剑意,我总算是明白了……”

他漠然向下扫了一眼,视线及处,所有人纷纷低头,不敢和他对视。

正道那边,习翼生大喜过望,挥手叫道:“苏兄,原来你也来了,你这一剑真是绝了!”

这人当然是苏未覃,他冷眼旁观,汲取了大衍神剑的剑意,在最微妙的时机一剑立威。这一剑用出后,苏未覃只觉紫府中真元疯狂涌动,竟有突破通幽、再次踏入碎玄的征兆。

他向习翼生点点头,随即转向魔道中人。

离开洞天魔府后,他还是第一次碰见这些熟人:“好久不见,江小呆。”

“……”

“楚小黑。”

“……”

楚怀天的脸更黑了:“你这家伙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

苏未覃微微一笑:“我从来没有躲避过……你们是来抢点将符的?”

江愁眠阻止了楚怀天发作,上前一步:“不错,听说现在点将符在你手上。”

苏未覃忽然叫了声:“千梨。”

叶千梨在万众瞩目之下,应声站过来,她对苏未覃不知不觉间已经形成了深厚的信任,问都不问就照做了。

苏未覃拿出锦盒,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开,抹掉点将符的一切封印,接着随手抛给叶千梨:“给你玩。”

叶千梨接到手里,一阵茫然,满地修真者争来抢去的东西,这就给自己了?

苏未覃接着说:“拿去给你哥,你哥肯定高兴,你也不算白来一趟。”

叶千梨恍然大悟,眼圈一红,感激道:“谢谢苏大哥!”

苏未覃手指抹过神剑,缓缓道:“现在点将符在我身后,想抢的人,过来受死。”

楚怀天怒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苏未覃哂道:“抢都不敢抢,就不要放狠话了,趁早回头。”

楚怀天一跺脚,就要冲上来,却被江愁眠一把拦住,江愁眠缓缓举起右手,下令:“退。”

魔道中人一阵骚动,连楚怀天都诧异地盯着他:“你确定?”

江愁眠道:“我从来不是他的对手,不知道你怎么样。”

“可他根基已经废了!”

“根基废了,却比从前还强?”

楚怀天默然。

江愁眠重复了一遍:“退。”

起码在明面上,魔道比正道更加令行禁止,一干人默不作声迅速撤走。正道损失也不轻,徐若耶没有同意追击。

又是习翼生第一个打破沉默,叫道:“千梨!”

叶千梨回头,笑靥如花地扑过去:“翼生哥哥!”

习翼生抱着千梨转了个圈,上看下看,大声问:“你还好吗?”

叶千梨连连点头:“翼生哥哥,你呢,你的伤怎么样?”

两个人惦记了对方许久,此刻终于团聚,见对方没事,都十分开心。

苏未覃却没了精神,遥遥打了个哈欠:“你们慢聊,我先走了。”

叶千梨急忙问:“苏大哥,你去哪?”

苏未覃已经迫不及待消失了,只留下一句话:“晚饭没有了,夜宵总得让我吃吧……”

 

叶疏落果真梦见了一条河。

这条河波澜壮阔,水势浩荡,苏未覃入梦时,出现在河中一叶扁舟上。

江阔云低,风骤水急,叶疏落坐在舟中,手浸在水里,静静感受水流滔滔。

苏未覃伸展着躺下来,舒服地呻吟了一声。

一条鱼从河中跃起,不偏不斜砸在他脸上,鱼鳞滑溜溜的,他伸手去抓,一把竟然没抓住。

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向叶疏落:“居安侯的待客之道,有待提高啊。”

叶疏落闲闲地道:“你说想吃鱼的。”

白猫站在他肩头,赞同地“喵”了一声。

“好吧,你捉鱼,我来烤。”苏未覃坐起来,手上忙活,至于扁舟上怎么生火,一个符咒就解决了。

他边烤鱼,边闲聊起正事:“我和江愁眠他们打了照面。”

叶疏落的眼神转了过来:“哦?”

“点将符我拿到了,他们居然二话不说退走了,我怀疑其中有诈。”

叶疏落有点意外:“他们难道不该对你这个叛徒赶尽杀绝吗?”

苏未覃斜视他:“以你的立场,请叫我弃暗投明的英雄,谢谢。”

叶疏落从善如流:“那么,那帮魔道小人为什么会放弃诛杀英雄以立威的机会呢?”

“或许是我太强了吧。”

“这句话不该自己说,英雄。”

几句话间,一条鱼的鱼腹已经焦黄了,苏未覃翻了个面。

“其实我也不太信,洞天魔府向来不达目的不罢休,不会因为打不过我就这么放弃了。”

“你现在有多强?”

苏未覃肯定地回答:“离开剑冢后,立刻就能碎玄。”

叶疏落一贯淡漠的脸上也不由露出欣然之色,碎玄境高手对大局的影响几乎是决定性的,苏未覃碎玄之后,正道对魔道就不必再事事小心,反倒可以筹谋反攻了。

“剑冢的事就这样吧,徐掌门是个谨慎的人,就算魔道还有阴谋,以虞待不虞者胜,我相信他。”

苏未覃又道:“对了,我也找到你妹妹了,她受了伤,不严重,我已经送她到习翼生身边了,你怎么谢我?”

叶疏落眼神一凝:“千梨受伤了?怎么搞的?”

“不太清楚,我遇见她的时候,她在反抗聂悲道……喂喂喂,你妹妹没有吃亏,只是受了点伤……喂伤我也给她治好了,你冷静啊!”

梦境里大河掀起惊涛骇浪,一时间风雨大作,惊雷密布,叶疏落神色如冰,在船头站起来。

他手一招,面前多了一本书,一支笔。

这书苏未覃不但认识,还曾到此一游。

“你这是?”

叶疏落冷哼道:“聂悲道……”

他用笔在书中写下了这个名字,几乎是眨眼之间,金书的内页光芒闪耀,描画出一个人形,人形逐渐清晰起来,一个踉跄,掉进水里。

——正是聂悲道!

这本书,竟然能把不知何处的人硬生生拉进叶疏落的梦中!

苏未覃忽然意识到,这些天不只是他一个人修为突飞猛进,叶疏落炼化了浮生梦,实力更是全方位的提升,他看起来是悠闲地睡觉,殊不知那正是掌控浮生梦的最佳方式!

所谓人中龙凤,有哪个不是天资卓越,又勤勉刻苦的?

聂悲道却还搞不清状况,从水里挣扎着浮上来,怒道:“谁在暗算我!这、这是哪里?”

叶疏落居高临下,盯了他一眼,问道:“就是这个东西欺负千梨?”

“啊……”

聂悲道抬头,正瞧见叶疏落的模样,那清俊的身姿几乎让他怀疑不是人间,他竟然在水里毕恭毕敬作了个揖:“小生姓聂,敢问美人怎么称呼?”

苏未覃刚烤好一条鱼,准备往嘴里送,被这一句全喷了出来,鱼也被觊觎已久的白猫趁机抢走了,他忙忙去看叶疏落,只见叶疏落反倒冷静下来,面无表情,随手一弹指,聂悲道便飞上半空,满天的雷电结成一个囚笼,将他困在其中。

叶疏落挥了挥袖子,仿佛碰过了什么脏东西,坐回船头。

“那个……”苏未覃小心地问,“你准备把他挂在上面多久?”

那雷霆对修真者来说不致命,只是电流过体,难免痛不欲生。

叶疏落随口道:“就挂着吧。”

“哦……”

可是没过多久,半空中凄惨的嚎叫不停传下来,叶疏落不由皱起眉头:“算了,实在恶心。”

又是一个弹指,雷电的囚笼化作一个大火球,连人带声音全部化为灰烬。

苏未覃提醒道:“你当心,他有替死……呃……”

话音未落,只见聂悲道就在半空他死去的地方重生了,身形刚一出现,就再次化为火球,只叫了一声就死去。再重生,再死。

金书已经将他魂魄锁定在这里,天火也锁定了他的魂魄在燃烧,无论重生多少次,都不过是死更多一次。

苏未覃捂住眼睛,不忍心再看他的下场。

不止挫骨扬灰,还要魂飞魄散,想投胎转世都没了机会。

叶疏落这才问:“你刚才说什么?”

“不,没什么……”

叶疏落余怒未息:“竟敢欺负千梨,哼。”

苏未覃暗道,你这样子教正魔两道其他人看见,任谁也不敢再招惹居安侯府大小姐了。

他又想到魔道那女子绮娘,不由说了声:“可惜。”

叶疏落瞪过来:“你可惜什么?”似乎一句话答不对,就要送他去和聂悲道作伴。

“可惜绮娘不能报仇了。”

“那是谁?”

苏未覃想了想:“一个女人。”

叶疏落斜视他:“很漂亮?”

“好像吧,聂悲道从来不对不漂亮的女人下手。”

“你很了解啊。”

……这种莫名其妙想认错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叶侯怒惩采花贼这点小事没有影响苏未覃继续烤鱼,他见叶疏落惯常地斟了一杯茶,便幻化出一杯酒,和烤鱼一起递过去。

叶疏落一挑眉。

苏未覃笑道:“快意恩仇都做了,不痛饮美酒,岂不少了点什么?”

叶疏落道:“我不会饮酒。”

“饮酒哪里需要会不会,酒一酣,自然胸胆开张。”

“酒会醉人,我需要时刻清醒。”

“但这里是你的梦,在你的梦里,你也要这样自苦吗?”

叶疏落被说动了,他犹豫着接过那只白瓷小盅,极为小心地啜了一口。

“如何?考虑来做我的酒友吧?”苏未覃确实是不安好心,叶疏落幻化的茶水即使他不爱喝茶都觉得津津有味,如果哄这人爱上酒,那岂不是天天都有好酒喝了?

只见叶疏落若无其事放下酒杯,眼珠半点不错地定格在他身上,忽然问道:“真的很漂亮吗?”

苏未覃猝不及防:“什么?”

“那个绮娘。”

“还行吧,你怎么突然说起她了?”

叶疏落追根究底:“你喜欢她?”

“我喜欢个鬼……”苏未覃简直莫名其妙,随即他的目光扫过叶疏落捏紧衣袖的手指、紧抿的嘴唇和放在船头还有浅浅半盅的酒杯,他震惊了,“你,你不是喝醉了吧,一口酒你就喝醉了?”

叶疏落固执地道:“你不能喜欢她。”

苏未覃随口道:“我不喜欢她,喜欢你吗?”

叶疏落的脸上竟然淡淡红了。

这红晕在他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上,使一个冷漠的青年变得活色生香,苏未覃直看得目瞪口呆。

叶疏落低声道:“我考虑过了,我们总算也共患难过,这些天相处得还不错,和你在一起很愉快,我……没有不喜欢你。”

没有不喜欢,那就是喜欢?

苏未覃脑子里晕晕乎乎,只有一个念头:叶疏落竟然向他表白了!这件事冲击力过于巨大,以至于他完全忽略了这些话中的不自然,就连“没有不喜欢你”,也以为是叶疏落性格别扭,不肯直说喜欢。

他猛地跳起来,语无伦次:“这……我先去练剑了……我先去……”

逃也似的离开了梦境。

他没有听到叶疏落酒醉中半是迷茫半是委屈的低语:“是你说,你喜欢我,我才考虑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