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祈雨来

冷CP爱好者,总是一个人默默萌着。
周期性抑郁症求拯救。

青鸟于飞(第二十四章 心意)

叶千梨坐在篝火旁捺石子玩,附近只有她一个人,听到动静抬头,顿时惊喜道:“苏大哥,你回来啦!”

苏未覃问道:“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

叶千梨脸一红,小声道:“我等你。”

“有事?”

“你帮了我这么多,连碎玄至宝说给我就给我了,我……我心中感激,实在不知道怎么谢你才好……”

“哦,你不用往心里去。”

无非是看在叶疏落面子上,顺手而已,要报答也是叶疏落来报答。

叶千梨不知其中关节,羞涩地抿了抿唇,微笑道:“苏大哥,你人真好。”

她从小足不出户,常接触的只有叶疏落几个,这几人无一不是把她当做小姑娘,宠爱是宠爱,却少了平辈人之间的敬重。直到遇见苏未覃,帮她救她,直言呵斥她,归根结底又是为她好,不因为居安侯而谄媚她,这样的男儿,怎教千梨不倾心?

少女情怀,总是这样无端。

以苏未覃的机敏,本该发现叶千梨的心思,可他偏偏刚从叶疏落那里过来,心里满是那句“没有不喜欢你”,一时间心绪纷杂,再也装不下别的东西。

叶千梨说道:“苏大哥,我没什么好送你的,我跳支舞答谢你吧。”

“跳舞?”

“嗯!是我自己编的舞,叫做一夜星……”

她今天穿了件米黄色的长裙,双袖舒展,飘然灵动,眼波流转间,将含羞带怯的少女情怀表露无遗,灿烂又柔情,恰似柳梢新月,千树东风,一夜星落如雨。

舞毕时娇美的容颜已遍布红晕,叶千梨一双明亮的眼睛只望着苏未覃:“好看吗?”

苏未覃随口道:“好看吧。”

叶千梨便笑起来,她右边嘴角有个小小的梨涡,叶疏落就没有,她甜甜地笑:“这是小时候,有一夜天降流星,哥哥带我去山顶看,星星像雨一样落下来,好看极了,我就编了这支舞。”

苏未覃问道:“他还教你星相?”

“才不是呢!是因为好看啊,流星很好看啊!”叶千梨不满地嘟起嘴,“那时候我们还小呢,特别特别小,哥哥自己都不懂什么星相,父亲总不在家,他想着法子哄我高兴,我还记得他那时候紧张得要命呢。”

“紧张什么?”

“因为山顶很高,他怕流星会砸到我头上。”

“……”

看来当时叶疏落年纪确实还小。

真是黑历史啊。

苏未覃心中一动,打了个响指,一道符从他手里飞起,直上云霄,片刻后化作星星点点的焰火坠落下来。

“是这样的流星吗?”

“呀……”

叶千梨怔怔瞧着这一场奇特的雨,一时目眩神迷——在寂寞的剑冢里,温暖的篝火旁,有人为她燃了一场流星雨。她只看到苏未覃嘴角带笑,神色温柔,却听不到他心中欢快地想:“下次拿这个去吓唬叶疏落,不知道他会不会跳起来……”

“苏大哥。”

“在。”

“我真的很高兴。”

“高兴什么?”

“帮到了哥哥的忙,没有拖翼生哥哥后腿,还……认识了你。”

少女脸上全是最纯粹的开心,满心满眼,是啊,高兴的原因有很多,她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苏未覃看着叶千梨高兴的样子,心想,这下叶疏落不知道多欣慰。

他心里竟然升起了一股微妙的嫉妒。

“苏大哥。”

“嗯。”

“你在想什么?”

苏未覃随口答道:“在想你哥哥。”

叶千梨微微脸红:“难道你吃我哥哥的醋?”

“吃醋?”

“那是我亲哥,你真是……”她羞到说不下去,“你真是傻傻的!”

苏未覃当然不觉得自己傻,不过想想也是,就算叶疏落说喜欢他,可亲妹妹嘛,还是要多疼一点的。

叶千梨道:“我还没有吃你的醋呢,你刚才是去找我哥哥吃夜宵了?竟然抢我哥哥,哼。”

“……”

夜宵……苏未覃这才想起惦记了一天的鱼还是没吃进肚里。

叶千梨羡慕道:“真好,我也想吃,你都不带点回来。”

苏未覃叹道:“我都没吃上,大概全落在猫嘴里了。”

“你说苍耳啊?”

“那只猫叫苍耳?”

叶千梨欢快地点头:“是呀是呀,苍耳还是只小奶猫的时候,特别淘气,有一次不知钻进哪处山里,全身蹭满了苍耳回来,可怜兮兮地求凌罗姐姐救它,那模样连哥哥见了,都忍不住笑了。”

苏未覃认识叶疏落以来,只见他笑过一次,可以说很不苟言笑了,当然以苏未覃对他的了解,并不是他性格有多严肃,只是年少高位,很少有事能入心入眼罢了。

他笑起来也确实好看,微微一盼,能动一国山水。

——脸红时更好看。

“他是很少笑啦。”叶千梨掠了掠耳边的碎发,“凌罗姐姐本来没打算养猫,就因为哥哥笑了才养的,那猫也就叫苍耳了。”

原来是情敌……呸,原来又是个被叶疏落那张脸祸害的女子。

——我为什么要说又?

“苏大哥,你又在想什么?”

“哦,我在想,原以为你们居安侯府团结一心地宠你,现在看来,竟然是团结一心地在宠他啊。”

叶千梨用力点头,神情得意:“就是要宠我哥哥,这是我毕生的远大理想!我要让哥哥做世上最幸福快乐的人!凌罗姐姐还帮我创立了一个组织呢,叫做品叶,你有没有听过?”

品、品叶?

苏未覃擦了把汗:“好像听过……”

但是按照他小师妹柯月新平时的说法,这组织跟叶千梨说的是同一个吗?不是的吧!

“苏大哥,你也帮我好不好?”

“帮你什么?”

叶千梨眼睛亮晶晶的,她就这双眼睛最像叶疏落,同样的波光潋滟,动人心魄:“我哥哥真的很少有朋友,他很忙,没有时间结识朋友,再说一般人他也看不上,他很心高气傲呢。苏大哥你既然和他做了朋友,那、那请你多照顾他一些,如果他说错什么话,做错什么事,让你不高兴,你也原谅他,好不好?”

苏未覃哑然失笑:“你这是把他当小孩子管了。”

叶千梨摇摇头:“哥哥他啊,有时候出奇地固执,我讲个故事你就明白了。几年前四景宗的宗主杜遇酒来我们居安侯府讨教梦幻七剑,本来大家都客客气气的,寻常切磋嘛,他就算打输了,也对哥哥的剑法敬佩不已,表露出想深交的意思。”

“后来呢?”

“杜遇酒那时候卡在通幽中品很久了,哥哥是刚刚突破,他就问哥哥有没有什么关窍。”

“叶疏落怎么说?”

“哥哥说,你资质不够,又爱走极端,渴求用压力强迫自己进步,导致根基不稳,这辈子就是通幽封顶了。”

苏未覃瞪大眼睛:“杜遇酒没有跳起来打他吗?”

“他打不过我哥哥啊。”

“……也对。”

“当时翼生哥哥站在哥哥旁边,给他使眼色使得眼皮都要抽筋了。”

“他看见了吗?”

“看见了啊,看见之后,一指翼生哥哥,说翼生就好多了,能够突破自我,不像你一味地只知道好勇斗狠,还是有望碎玄的。”

苏未覃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

叶千梨继续说道:“当时杜遇酒的脸色青红赤白黑,挨个走了一遍,真担心会不会当场晕厥,他咬着牙关说了三个‘好’字,又说是他自取其辱,既然居安侯看不上他,他就等碎玄之后再来上门讨教。”

苏未覃笑道:“恐怕没这一天了。”

叶千梨叹了口气:“总之杜遇酒真的再也没来过我们侯府,连天越会盟都不来,四景宗每次都是副宗主来,听说他更努力地修炼了呢,不知道碎玄了没有。”

苏未覃哂道:“要是碎玄了,他第一件事肯定是找上叶疏落。我刚见过杜遇酒,你哥哥说得没错,他五行失衡,通幽境确实就是他的极限了。”

“你果然是哥哥的知音,嗯,不过这不是问题所在呀。”

苏未覃赞同道:“没错,问题是他为什么要说实话,不知道说实话总会挨打吗?”

“后来翼生哥哥也问他,为什么这么不给杜遇酒留面子,明明哥哥也是懂人情往来的。”

“他怎么说?”

“哥哥说,因为他真心想要结交杜遇酒,和那些人情应酬不一样,那么杜遇酒既然求教,他就不能说违心的辞令骗人。哥哥在这方面相当执拗,翼生哥哥沉默了一会儿,竟然也改口说他这样很好。”

是这样吗?

苏未覃骤然怔住。

接纳了,就会善待;认可了,就会真心。没有口是心非,没有虚应故事,也没有保留背叛。叶疏落,原来是这样的人吗?

想想看,他肯和叶疏落坦诚相见,肯主动帮叶疏落的忙,不正是因为叶疏落即便知道他的来历,也肯接纳他,包容他,并不把他当做异类、当做诱饵,甚至从不打听他在洞天魔府时知悉的秘密,要算计什么也都光明正大,他和叶疏落相处潇洒自在、如沐春风,更是因为叶疏落推己及人,从来没让他为难过。

竟然是这样。

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竟然还能活得好好的,还能统率整个正道。

苏未覃只觉五味杂陈,他希望叶疏落是这样的人,可他又知道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假装,就一定会被摧毁。

君子可欺之以方。

叶疏落再聪明、再强绝,也总是一个人,总会有破绽,总会有疏忽的时候。

“叶疏落啊……”

叶千梨轻声道:“我真的很希望你们能相处得好,毕竟,如果将来……”她脸一红,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苏未覃彻底想偏了,他以为这个妹妹是知悉了他和叶疏落的事,便道:“你放心,我虽然不是绝顶聪明,可别人对我是好是坏,是真心是假意,我还是分得出来的。不管将来怎样,只要他不负我,我绝不会先负他。”

——那如果叶疏落先负了呢?

你既无心我便休。

就如焦安和。

再痛苦,也不会犹豫,不会回头。

叶千梨展颜笑道:“那就好,苏大哥,其实我——”

话音未了,苏未覃神色一动,有一道符在他的感知里被激发了,是他给绮娘的求救符。

绮娘遭遇聂悲道时,都没有用的那道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