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祈雨来

冷CP爱好者,总是一个人默默萌着。
周期性抑郁症求拯救。

青鸟于飞(第二十六章 会议)

关于剑冢一行的收尾会议,在居安侯府召开。

劳师动众一场,最终还是丢了点将符,尤其是在那么好的局面下,生生被魔道算了去,一干人脸色都不好看,其中以徐若耶为最。

叶疏落却没什么责难的意思,只问:“前面的事我都知道,点将符给了千梨后,是怎么丢的,千梨你来说。”

叶千梨几乎要哭出来,强行把眼泪忍回去,哽咽道:“当时,当时我和苏大哥说话,周围没有别的人,他走了,我也正要回去,忽然有个人过来,说徐掌门……”她看了徐若耶一眼,“徐掌门在附近发现了魔道踪迹,要我把点将符拿过去,以防万一。”

徐若耶闭目而坐,一言不发。

“我认得那人是瑶华派执剑长老,加上他又出示了徐掌门的令牌,我、我……”

习翼生不忍她继续说,接口道:“别说千梨,就算我们也想不到李不移是魔道的人,确认了点将符在千梨身上后,就强行夺了去。我们的阵势是外紧内松,只防范了外部,所以……”

叶疏落问道:“他夺得点将符后,是怎么逃走的?”

习翼生道:“千梨见机快,立刻就鸣镝示警,我们本来已经将李不移拿下,可是他突然间青筋暴起,竟然自爆而死,随后点将符也踪影全无。”

“自爆而死?”

一干人纷纷应和,都说是亲眼所见,李不移自爆后魂飞魄散了。

徐若耶满面羞惭,向叶疏落一揖到地,愧疚道:“承蒙叶侯信任,将这件大事交给我,万没想到坏在我门人的手上……徐某无话可说,听凭叶侯发落。”

叶疏落降阶亲手将他扶起,温言道:“徐掌门言重了,魔道行事鬼祟,防不胜防,你又怎么能全想到呢。倒是李不移为何给魔道卖命,这点一定要查清,不然,说不定将来就有张不移、王不移。”

徐若耶长叹一声,说道:“不移是我嫡系的师弟,他入门晚,很多时候都是我代师传功,这孩子心性纯朴,为人热忱,从未和魔道扯上过半点关系,我、我委实想不通……”

其他人七嘴八舌,有安慰徐若耶的,也有替李不移说话的,总体上听来,李不移在修真界的名声确实不错,不少人和他有交情,甚至受过他的恩惠。

叶千梨这时候迟疑着开口:“其实……其实我看到……”

她声音小小的,被淹没在杂七杂八的声音里,只有叶疏落立刻鼓励地望向她,说道:“你说,没事的。”

叶千梨受到哥哥的肯定,底气便足了些,声音大起来:“李不移对我出手的时候,我瞥见他的手腕上有一朵漆黑的花!”

“花?”

“是什么样的花?”

“徐掌门,令师弟可有这样的纹身胎记?”

徐若耶茫然道:“并没有,我对不移很了解,从没见过什么花。”

叶千梨大声道:“我看到了,真的!那朵花魔气缭绕,我见了,很是害怕……”

一直静立在旁的苏未覃忽然插口:“那朵花,可是五瓣梅?”

叶千梨点头道:“不错,正是五瓣梅,漆黑如墨,纹在他手腕上,栩栩如生……咦?”

连叶疏落在内,所有人都望向苏未覃,他怎么知道那是一朵五瓣梅呢?

苏未覃垂着眼想了想,叹了口气:“也不算什么秘密,你们都知道楚怀天有一杆巽地魔光旗,横扫正魔两道,可是你们谁见过他的通幽境界?”

“这……好像没有。”

“这是因为,楚怀天根本没有通幽境界。”

“什么?堂堂魔道左使,竟然未及通幽境?!”

苏未覃摇摇头:“开什么玩笑,他可比在座诸位大多数修为都要高,只不过为了配合焦安和的魔功,他甘心将自己的通幽境界献祭出来,变成了焦安和魔功的一部分。”

在场众人一时没反应过来焦安和是谁,除了叶疏落,正道中人几乎都只叫他焦狱王,没人关心他真名是什么。

叶疏落问道:“是什么魔功?”

苏未覃道:“种魔大法。”

“那是什么功法?”

“比如我是焦安和,我在你身体里种一颗魔种,那么你从此以后就会成为我的傀儡——不是你们想象中提一次线动一下的那种木偶,是完全和平常没区别,有完整的记忆和感情,只不过在心里会将焦安和当做自己的主人,无论什么命令都不会违背,包括杀人或自杀。”

众皆哗然。

徐若耶忍不住问:“你的意思是,不移并没有背叛我们,只是被种魔大法控制了?”

苏未覃点点头:“种魔大法无迹可寻,只有手腕上会出现一朵黑色五瓣梅。”

“可是剑冢限制碎玄境以上的修真者进入,他怎么会被焦狱王种魔……”

“我刚才说了,楚怀天的境界已变成种魔大法的一部分,他可以代替焦安和进行种魔,不过傀儡还是会当焦安和是主人,并不会听他操控。”

徐若耶一拳砸上桌子,双泪长流。他本来以为师弟勾结魔道,纵然悲伤也不肯表露出来,此时终于可以恣情了。

习翼生问道:“苏兄,这种魔大法听起来如此诡异,可有防范的办法,或者挽救的办法?”

苏未覃道:“防范其实很简单,种魔过程很长,且不能被打扰,只要不被焦安和或楚怀天生擒活捉,就不会中招。但如果被种魔成功……”

“会怎样?”

“种魔不可逆。”

“也就是说……”

“这一辈子都会是傀儡,除死无他法。不过种魔大法对身体伤害很大,被种魔的人都活不过一个月,说一辈子,也没有那么长。”

在座的正道修真者们不约而同,都感到一阵彻骨的凉意,想想要一辈子做魔道的傀儡,真的还不如一死了之。

叶疏落这时道:“徐掌门节哀,是我对魔道功法掌握不足,没能事先做好安排,才使令师弟陨落,待此间事了,我会亲自去为他上一炷香。”

上香事小,李不移此刻尸骨无存,又是盗点将符而自爆,正道恨不得一人一口唾沫淹死他,叶疏落这番话,不但替他平反,还许他立衣冠冢,为瑶华派正名,将所有过错揽在自己身上。

徐若耶顿时感激得不能自已:“叶侯,分明是我……你这……”他本不是喜怒形于色的人,可是短短时间里大喜大悲,实在有些维持不住。

叶疏落阻止了他的话,接着说:“但在剑冢一事上,还是有颇多失误。叶千梨。”

叶千梨低声道:“在。”

“你私自行动,不顾大局,导致翼生为你涉险,后来更亲手失却点将符,罚你面壁一月,你服不服?”

叶千梨连连点头:“我服的。”

习翼生忙道:“侯爷,千梨跟来的事我早就知道,是我纵容她的,再说点将符那本来就是千梨拿到的,她就算弄丢了,也是无功无过,你这样罚她,我不服!”

叶疏落问道:“千梨,翼生早先知道吗?”

叶千梨偷偷瞄了习翼生一眼,虽然见到他拼命使眼色,可到底不敢跟哥哥撒谎:“翼生哥哥……不、不知道。”

叶疏落点头道:“好,既然翼生为你说谎,就罚你多面壁一月。”

叶千梨忙道:“是。”

习翼生正目瞪口呆,就听叶疏落说道:“习翼生。”下意识地站直:“在!”

“点将符拿到后,为何不立即撤走?”

习翼生对自己的错倒是敢作敢当,请罪道:“徐掌门本来说要撤走,是我想着,剑冢十年开启一次,机遇难得,不如大家通过正常办法离开,多磨练磨练。而且我也想魔道说不定会偷袭,可以布下埋伏,给他们一记狠击。”

徐若耶上前道:“此次剑冢之行以我为首,翼生兄不过是建言,做决定的还是我,理应由我负责。”

习翼生道:“我骄傲自矜,又不够仔细,反中了魔道算计,请侯爷处罚!”

忽然旁边有人笑出了声,众人看去,却是苏未覃。

苏未覃笑道:“我只见过抢功,你们现在这是在抢罪呢?犯了错很光彩啊?”

本来这话是要引起众怒的,可苏未覃在剑冢大放异彩,不但点将符是他抢到的,就连在场所有人的性命都是他从大衍神剑之下救回的,可以说立威已成,倒没有人敢直接说他不对。

叶千梨心思剔透,第一个反应过来:如果大家推来让去,最后叶疏落罚也不是,不罚更不是,罚轻了大家不领情,罚重了更会有怨言。苏未覃这番话看似不近人情,其实是在唱红脸,要大家先存了愧疚,好给哥哥做人情呢。

她心里偷偷一笑,苏大哥这个朋友,哥哥当真是交得。

叶疏落扫了他一眼,说道:“未覃散漫惯了,大家别在意。既然情况已说明,徐掌门,你贪功冒进,大意失局,明年固龙堡本该轮到四景宗驻守,你就先值一年吧。”

固龙堡在世俗界北境,而洞天魔府所在更北,魔道想要大举南下,必须先经过此堡,正道三门四宗五大派向来轮流驻守此地,时刻警醒,是个十分危险的地方,至于偏僻寒苦,对修真者来说倒不是太大的问题。

徐若耶松了一口气,这惩罚不轻不重,关键是不损瑶华派的名声地位,立刻恭恭敬敬地领了。

“习翼生恃势强为,同样大意,罚你一年内抄书百遍,如有错漏,加倍罚抄。”剑冢指挥权的确不在习翼生手里,从来没有说提个建议就获罪的,但如果他不是居安侯府的人,以徐若耶的稳重,也不可能下决心听他的,所以罪责可免,小惩难逃。

习翼生脸色一垮,哀求道:“侯爷,要不我也去固龙堡吧?”被叶疏落瞥了一眼,才不敢吱声了。

叶疏落最后道:“剑冢一事,大家都尽力了,偶有失误,也不过成事在天。咱们接下来还有许多事要做,希望大家继续精诚共事,将我正道发扬光大!”

众人轰然应诺,个个心悦诚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