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祈雨来

冷CP爱好者,总是一个人默默萌着。
周期性抑郁症求拯救。

青鸟于飞(第二十八章 未疏)

叶疏落与苏未覃在侯府中漫步。

他不怎么多话,多半是苏未覃在问,他在答。这样漫无目的的闲逛和谈天,对他来说也是很新鲜的体验,但这是苏未覃要求的,他就纵容了。

叶疏落其实并不太知道如何去喜欢一个人,思索良久,总之是决定对他好,满足他,让他高兴。

而苏未覃思维更是迥异于常人,他也没有这方面经验,就随便去揪住个路人,问:“你和你媳妇平时都做些什么?”然后回来抓着叶疏落一起做。

一起散步这种事,在那一堆奇奇怪怪的事里,已经正常到不能再正常了。

“这个季节,正是桐花开的时候,居安侯府种满了梧桐,如果不勤着打扫,很快就落满一阶如雪。”

苏未覃奇道:“原来这是桐花,不是梨花啊。”

“当然不是,你连梨花都不认得,不吃梨子的么?”

“洞天魔府周围寸草不生,要吃梨子,也是千里迢迢运过来,切成薄片才送到我面前。”

叶疏落斜视他:“现在没有这个待遇了,想吃自己买,自己切。”

微风吹过,枝头细碎的桐花招摇出天真的纯白。

苏未覃道:“这花很美,我只知道梨花是白的,你妹妹名叫千梨,我就以为这肯定是梨花了。”

叶疏落想了想,道:“我没听过千梨名字的典故,或许就是好听吧。”

“那你呢?”

“我?”

“叶疏落虽然好听,念起来总觉得冷冷清清,你这名字有典故吗?”

叶疏落正走在树下,一朵桐花飘落,坠在他怀中的琴上,他抬眼望着一林幽花,吟道:“疏疏门前雪,落落雨后风。耿耿星河在,幽幽照影空。”

慕容闲花死后,叶锦城一言不发站在梧桐树下,那晚桐花如雪,风露凄清,叶连低声问他,小少爷是否取名字,叶锦城念了这首诗。

疏落人有疏落心。

居安侯府的桐花曾经四季不败,后来也无人打理了。

苏未覃侧头看他,问道:“你好像不太喜欢?”

叶疏落没有遮掩自己的情绪,沉吟道:“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只是……有点困惑,我好奇心很重,素来都喜欢解谜,唯独当年那桩涉及我自己的谜团,我怎样也解不开。”

他口中的谜团,是指叶夫人狠心下毒并自尽一事。

叶疏落接着道:“这诗大概是我父亲心境最真实的写照,自从我记事以来,他就没有对我笑过,经常不回府,也不过问府里的事,虽然尽心教导我,可是从不亲近我,看我的眼神总是疏离冷落。”

苏未覃安慰道:“还好你有个妹妹作伴。”

“千梨……父亲倒是比较娇惯她,小时候我还偷偷恼过,可是每次父亲抱了她,她怕我难过,回头就来抱我,父亲给她带了稀罕的吃食玩具,她回头也全都捧给我,父亲离开后,我们两个更是相依为命。”

难怪兄妹感情如此深厚,妹妹一心想要帮哥哥,哥哥为了妹妹,更是冲冠一怒弹指诛凶。

苏未覃忽然也抱了抱他,在叶疏落意外的眼神里,叫了声:“阿疏。”

疏离的疏,叶疏落不喜欢的一个字,从没有人这么叫过他。

但是苏未覃如果愿意这么叫,他也就答应:“嗯。”

苏未覃圈着他的腰,环过来握住他的手,这是一个亲密至极的姿态,他柔声道:“你不喜欢‘疏离’,那我们就来个组合,就叫‘未疏’,终此一生,未有疏离,怎么样?”

叶疏落蓦然抬眼。

两个人目光相触,苏未覃的眼神清澈而灿烂,这句话仿佛一时兴起,却又厚重无比。

他在意的不是一个称呼这点小事,而是叶疏落对身世之谜的耿耿于怀,他要对叶疏落好,见不得叶疏落心里有半点不快乐,所以那些细碎的郁结,他都要用如今的情悦来扭转冲淡。

苏未覃做事一向全力以赴,连喜欢一个人,也是全力以赴。

终此一生,未有疏离。

叶疏落清清淡淡二十年的心境,突然间被炙热的暖流盈满,生平第一次,他知晓了爱情的滋味。

他眨眨眼睛,笑意如同春湖的涟漪,美不胜收:“好啊。”

不远处,睡在树枝上的习翼生翻了个身,正好看到这一幕,揉了揉眼睛,差点从树上掉下来。

“苏、苏兄你在对我家侯爷做什么!”习翼生好悬才把这句惊呼咽回肚里,伸长脖子仔细观察,“虽然拉拉扯扯,但是表情愉快,看起来不是刺杀,那就好那就好……唔,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很庆幸凌罗不在呢……”

正想到这里,习翼生忽然觉得头皮有点炸,对危险的直觉让他本能地回过头去,正好瞥见了向这边走来的许凌罗。

怎么说回就回来了!

他动作比脑子更快,几乎是一瞬间,笔直地从树上扑下来,正摔在凌罗面前,高声呼叫:“凌罗,你回来啦!”

许凌罗停下脚步,莫名其妙盯了他一眼,问道:“翼生。”

“有!”

“我不在的时候,你成功把自己折腾傻了?”

习翼生跳起来,一边拍身上的土一边干笑:“我这不是太想你了吗,感动不?”

许凌罗面无表情地斜视他:“哦。”接着就要绕过他。

“等等!”习翼生大急,一把拦住她,“那个,好久没吃你做的点心,你要不先去做一点?”

许凌罗上下打量他片刻,抱臂胸前:“我只不过出门了小半个月,而且我做的点心你不是说太甜,从来都不吃吗?”

“我……突然就觉得……不吃甜的人生……不完满……”

许凌罗凉凉一笑:“编,你接着编。”

习翼生连忙道:“那你让我慢慢构思下,太突然了一时编不出来!”

“快算了吧,你骗人从来没有成功过。”许凌罗没好气地把自己背上的包裹丢进他怀里,“帮我拿着,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拦着我吗?”

“你知道?!”

“那当然,我比你知道得早。”许凌罗不动声色,下巴向前点了点,“现在什么情况了?”

习翼生大松了一口气:“哦,现在挺好的,只要你不生气,那就是一切都好。”

这到底在说什么?许凌罗蹙起两道细眉,骗习翼生上当很简单,但这个傻子就算上当了,也透露不出更多的信息。

她思来想去,骤然一惊:翼生这般遮遮掩掩,总不会是侯爷出什么事了吧!

正要追问,就听叶疏落的声音响起:“凌罗回来了。”

许凌罗心中一喜,向声音的方向疾走两步,忽然僵在原地。

不远处,叶疏落和苏未覃手牵着手走过来了。

……手牵着手。

习翼生喉咙里咕噜噜响了两声,强行咽了下去。

没事抱抱就算了,走路还要牵手,你们几岁了啊,这是怕走丢吗!

他明显感觉到身边的许凌罗身子晃了晃,但是许凌罗随即就开口:“侯爷,事情做完了,我回来复命。”声音四平八稳,没有任何波动。

苏未覃侧头看向叶疏落:“是公事啊,需要我回避吗?”

叶疏落道:“涉及洞天魔府,你回避一下吧。”

他相信苏未覃,但是不能强迫别人也和他一起相信,干脆一切按照规矩来,坦坦荡荡要苏未覃回避。

苏未覃笑了笑,顺手接过他怀里的琴:“你谈完事情,再弹给我听。”

他们抱着琴出来散步,本来就是要找个舒适的地方弹的。

许凌罗垂下眼睛,像什么都没看到,等苏未覃走远了,才挥手布下了隔音禁制——自从居安侯府发现有内奸,凡是商议要事,都必须先布下禁制。她沉静地道:“侯爷,我们按照计划,带着堪舆灵图一路摸排了天越山方圆千里内所有灵气枯竭的地点,果然有人暗中勾结魔道,布置了传送阵法。”

自从叶锦城联合三门四宗五大派重修了封魔禁制,魔道再也不能肆无忌惮地出入固龙堡以南的地界,除非他们大举入侵,暴力破坏这个庞大无比的禁制。

叶疏落问道:“发现了多少处?”

许凌罗道:“一共十六处,已全部捣毁。”

叶疏落沉吟道:“十六处……未必是全部。”

许凌罗忙道:“我也想到了,所以每捣毁一处,我都分开提审那处据点的所有人,互相印证,他们的供词都对得上,确实只有十六处。”

叶疏落一挑眉:“都对得上?”

“是。”

习翼生插口道:“天越山方圆千里,是咱们正道力量最集中的地方,魔道很难做什么小动作,不用太高估他们。”

叶疏落摇摇头,问道:“你们不觉得奇怪么?”

习翼生和许凌罗对视一眼,都纳闷道:“什么奇怪?”

叶疏落缓缓道:“我之所以要凌罗去做这件事,是因为推算出复活将离的地点是陨星台,魔道的仪式向来繁杂庞大,这个复活仪式也不能例外,绝不是一两个人能操办来的。”

“有封魔大禁制的存在,魔道想暗中潜入是不可能了,大举进犯耗费的时间又太长,又不是十拿九稳能胜利,为了一个复活仪式而开战,并不值得。”

“所以魔道最有可能用的方法就是传送,找一个恰当的时机,突然传送过来一批精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破到陨星台,完成复活仪式。”

“一旦有魔气出现,封魔大禁制会立刻示警,所以他们时间有限,传送的目的地离天越山不会很远。”

叶疏落早就详细解释过这个计划,两个人都表示明白。

他话锋一转,说道:“当前魔道看的最重的,就是复活将离这件事,建立传送阵是复活将离的一大关键,再怎么保密都不为过,那为什么你抓到的俘虏能够清楚掌握传送阵的总数量,还不止一个两个人掌握?”

“这……”

习翼生和许凌罗面面相觑,也都疑惑起来。

魔道进不了封魔禁制,在这边做布置的都是他们收买的正道叛徒,能得到的信任十分有限,这种情况下,连布置传送阵的目的都不应该告诉这些人,何况是全盘的计划。

有恃无恐,有恃才能无恐。

就好像叶疏落从来不担心魔道能集齐七件碎玄至宝,因为其中一件早就在他手上。那么魔道是有什么凭恃,才能这么漫不经心?

阳光洒在他沉思的眉眼上,干净耀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