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祈雨来

冷CP爱好者,总是一个人默默萌着。
周期性抑郁症求拯救。

青鸟于飞(第六章 传承)

就在一行人或担心或不解的情绪到达顶峰时,苏未覃睁开了眼。

这一瞬间,他晶亮的眸子里爆出一抹闪耀的光芒,让过来看视的袁毅猛地一怔,再细看时,光芒已经消失,他依然是那副温和内敛的模样。

苏未覃微笑道:“大家久等了,我们……继续吧。”

习翼生是藏不住话的直性子,盯了他两眼,奇道:“苏兄,我怎么看不透你的修为了?”他是通幽上品的境界,按理说碎玄以下都能判断出修为深浅。

“我的情况比较特殊,之前受过一次重伤,失去了全部真元,但是境界还在,这个传承强行给我灌输灵气,正好弥补了我的不足。”苏未覃好脾气地解释,“我的真实境界和真元厚度一直匹配不上,干扰了你的判断,并不是说我就比你境界高。”

境界是对灵气的认知,真元是对灵气的获取,二者相辅相成才是修为。袁毅在这次传承中止步明道,就是因为境界跟不上,无法再接受更多灵气。

习翼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苏兄你原来是什么境界?”

苏未覃笑道:“别看我现在这样,我原来也是个高手呢。”却没说自己究竟的境界。

这个插曲没有阻碍一行人探索的步伐,谈说几句,就出了竹林。

竹林外是一条曲曲折折的山路,目之所及,山路尽头直没入云端,层层阶梯铺延开来,不知多高,不知多长。

习翼生用手搭了个凉棚,惊叹:“这么远,这要爬多久啊?”

沐可柔不太自信地说:“我感觉到空间的禁制,这阶梯或许没那么长,只是在空间禁制作用下,显得漫无尽头。”她修为提升之后,不知为何,对空间禁制分外敏感。

禁制,可以看做一种封印或阵法,是修真者为了保护一件事物而施展的法术,禁制完成后可以自动运转,直到灵气耗尽或遭到破坏。

凡是修真者,或多或少都会下禁制,区别只在禁制的作用、范围和强度而已。

“师姐已经摸到通幽的边了,看来你的通幽境界和空间有关。”苏未覃很欣慰,“大师兄,你再不努力,苏师姐和小师妹就都超过你了。”

袁毅毫不在乎:“超过就超过,反正我现在也都是听她们的——通幽境界是什么?”

“每一重大境界都有自己独特的标志,生息境是修出真元,明道境是修出元丹,而通幽境是修出‘境界’。所谓‘境界’,就是开辟出一方天地,作为你自己的领域,领域内一切法则都由你自己说了算。修真界时常有下克上的越境挑战,但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在没境界和有境界的人之间,‘境界’所带来的实力差距是压倒性的,所以明道境是个分水岭,而通幽境是一道鸿沟。”习翼生抢着解释了一大篇,“沐姑娘虽然才是明道上品,但你对空间灵气的感悟已经这样敏锐,早晚会步入通幽,等你生成了境界,别忘了来和我打一架啊!”

“又来了……”许凌罗翻了个白眼,翼生这个战斗狂人,一说到打架就兴致勃勃,完全不看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把话题拉回来:“侯爷,我们走这个石阶吗?”

叶侯应道:“这石阶上确实有空间禁制,通幽以下,走不过去。”

“啊?”

“不过,走不过去不代表不能走,风险等于奖励,要不要走你们自己决定。”叶侯接着说,“这只是考验,不是想要我们的命,就算通不过,也没太大危险。”

“就像外面的白雾吗?”

“白雾?那也是考验?那有什么危险?”

“白雾里的魑魅对魔气最感兴趣,那道考验是为了确保得到传承的人里没有魔道,蒲团就是通过考验的奖励。”

“哦……”

袁毅和沐可柔对视一眼,齐声道:“我们留下吧。”

“不试试看?”

二人一起摇头。

他们两个只是明道境,而且是刚刚强行提上来的修为,境界还不稳固,后面再有奖励也不见得能消受。神剑门已经有一个柯月新踏足通幽境,苏未覃显然造化更大,剩下的人还是安稳守成,留个退路比较好。

能在欲望面前止步,二人的自制力足可称道,连除了叶侯万事不关心的许凌罗都投来赞许的一瞥。

主意已定,袁毅看了眼苏未覃:“苏师弟的修为也不够……”苏未覃是神剑剑鞘选择的人,是必然要接着往下走的。

叶侯点头:“我自然会护着他。”

踏上台阶,叶侯仍是第一个。他的背影让苏未覃感到几分莫名的熟悉,似乎焦狱王也总是这样一马当先,凡事亲力亲为——魔道之主信不过任何人,不管能力还是忠诚。叶侯么,或许是别人都太信赖他,他也不想辜负别人的信赖?

苏未覃摇摇头,他觉得有点奇怪,面对叶侯,他竟然总会想起焦狱王。

“台阶很重。”叶侯走了十级台阶,转过身来,“每走一步重一成,第十步,再重一倍。”他所说的重,指的是重力,不是重量。

习翼生松了口气:“考验力气啊,这个好说!”蹭蹭蹭跑了上去,许凌罗慢条斯理跟在后面。

苏未覃是最后一个,他走上台阶时,还想和袁沐两人打个招呼,头还没有转回去,脚下一步踩空,竟然直直坠了下去!

叶侯反应奇快无比,一道红线从他手腕上蔓延出去,鬼魅一般缠上苏未覃手腕,他立即向上一拉——

红线瞬间绷紧,但是,苏未覃已经消失了!

整个人从山路台阶上彻彻底底的消失,石阶犹在,静默如初。

“苏师弟!”“苏未覃!”众人大惊。

“不用慌,他还活着。”叶侯注目那道红线绷紧又松弛,蜿蜿蜒蜒,竟然从山脚变成指向山顶,山路漫漫无际,红线也绵绵无止。

“叶侯——”

“我这‘千里姻缘’,可以穿透任何空间,他只要不死,红线就不会收回来,我就可以通过红线找到他。”

袁毅这才松了口气:“全仰仗叶侯的法宝了!”

许凌罗却眉头紧皱,一脸不赞同,哼了一声,自顾自走开。习翼生连忙跟着她,小声问:“怎么就生气了?”

许凌罗气道:“无缘无故就失踪,让侯爷费心找他,我不该生气吗?”

习翼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谁啊,苏未覃?这不能怪他啊,这是遗迹的问题,他也很倒霉啊。”

许凌罗咬牙切齿,懒得再理会这个傻子。

“千里姻缘”固然是高品级的空间法宝,可是这件法宝在修真界出名,并不是因为功效,而是因为它最初一任主人的痴情。那个修真者爱上了仇家的女儿,两人多番纠缠,谁都杀不了谁,也不能放弃仇怨在一起,女子性格刚烈,发下“不及黄泉无相见”的誓言,自愿投身七大凶地中最可怕的黄泉府,从此不回人间。

修真者日日病酒,终于有一天清醒后大彻大悟,万事皆空,唯有深情。他是个炼制法宝的天才,便取了自己心头热血,以满腔深情炼制了一条红线,红线帮他走进障碍重重的黄泉府,走到爱人身边,此生再没有分开。

后来这条红线流传下来,成为修真界人人欣羡的定情之物,红线最近的主人,便是前任居安侯叶锦城,“千里姻缘”,是叶锦城当年珍而重之赠予爱妻的聘礼。

这样意义深远的法宝,叶侯用在苏未覃身上,怎教凌罗不生气?

 

苏未覃明明看到脚下是实打实的台阶,一脚下去却踩空了,他立刻意识到自己是触发了禁制,导致空间转移。

“为什么叶侯他们走过都没事,只有我触发了禁制?”

他想起自己身上所带的剑鞘,心念电转间,没有反抗。片刻后,他出现在一个巨大的穹顶之下,四周是平整的石壁,在穹顶的正中心,悬挂着一柄杀气凛然的长剑。

“……神剑?”苏未覃脱口而出。几乎同时,他体内的真元沸腾起来,与那柄长剑遥相呼应。

“是因为我体内的真元全部来自这个传承,所以神剑认可了我?不,在那之前,我就拿到了剑鞘,我和这把神剑……难道真有什么不可知的关系?”

苏未覃扶着石壁踱步,一边观察一边推算。

“这把剑,乍看威势逼人,可是和我的真元相呼应后,一阵清晰一阵模糊,不像真剑,倒像是幻影。可如果那是幻影,神剑的真身又在哪里?”

他全神贯注凝视着头顶的剑,忽然发现剑尖并不是垂直向下,而是微微向一侧倾斜,似乎在指着某个方向。顺着那方向看去,在石壁离地面五六米高处,有一个不起眼的凹进,一只盒子安静地放在那里。

苏未覃略一犹豫,他看了眼手腕上多出的红线,虽然不知道这具体是什么法宝,但应该是叶侯给的保命符。答应了叶侯拿到神剑传承,总不能说了不算,袁毅他们也还在等着呢。

他下了决心,伸手在石壁上一按,整个人腾空而起,轻轻巧巧把盒子拿在手中。

这么轻易,反而让他警惕心更强,一连给自己身上施展了五种保护性法术,这才谨慎地去打开盖子。

盒子顺从地打开,依然没有危险,只有一只玉环和一只玉佩。

玉环上刻字:否极。

玉佩上刻字:泰来。

否极泰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