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祈雨来

冷CP爱好者,总是一个人默默萌着。
周期性抑郁症求拯救。

青鸟于飞(第十三章 影王)

将离释出的魔气突然间不再听从他的驱使,纷纷倒流回他的体内,连带他想要做的几个动作也都逆了回去,从旁人的角度看,就像他这个人进行了一场时光倒流,魔气与他本身意志之间的碰撞,难受得他几欲吐血。

苏未覃心想:“如果要一剑杀死他,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他果真一剑扑了上去,可惜将离已经怒极,狂吼一声:“吾誓杀汝!”竟拼着血脉骨骼被魔气撞得粉碎,强行提剑迎了上来!

两个人都是攻势,双剑避无可避,实打实交锋在一起。一声巨响,在这种绝对实力的碰撞下,苏未覃毫无反抗之力,立刻抛飞出去,只觉五脏六腑全部受创,一时间血如泉涌。

他在心底叹了一声:到底力量不够。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取巧的花样都只是笑话,所以魔道才将力量奉为至尊,为此不惜付出一切。

苏未覃重重砸在地上,几乎怀疑自己全身的骨头都碎了,好容易喘息了一口,一转头间,竟然看见神剑掉在不远的地方。刚刚的交锋,他身受重伤,可将离也绝不好过,又是奇痒又是巨痛,魔力也无以为继,竟让神剑脱手飞出。苏未覃心中光芒闪过,一咬牙,不顾身体的伤痛,就地翻滚过去,一把将剑握在手里。

这一刻,神剑“嗡”地响了起来!

剑身上的魔气顿时如冰雪消融,闪耀起纯正而温和的神光,浑厚的真元通过握剑的手传入苏未覃体内,友好地修补着他的伤势。这奇妙的变化连苏未覃自己都没想到,他只觉得这把剑十分熟悉,就像久别重逢的老友,他和剑都雀跃不已,甚至有种融为一体的错觉。

不远处,将离停住了所有动作,迷离地看着这一切,痴痴念道:“谢渊……竟然是……”他捂住眼睛,语声含含糊糊,“杀……杀……谢渊……杀杀杀杀杀杀杀……”一连七个杀字,将离竟似忘却了一切招数,合身扑向苏未覃。

而苏未覃根本闪避不开!

虚空中忽然亮起一道剑光。

在旁守候已久的叶疏落,在这个将离神智全失、神剑离手、魔气不能自控的情况下,终于捕捉到最好的出手时机。

他舍弃了法宝,舍弃了计谋,舍弃了一切华丽的技巧,只出了一剑。

梦幻七剑中的一剑——芳华如电。

白衣翻飞,烈剑长虹,这一剑之快,之美,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九天诸地再没有任何事物值得入眼,只除了这剑光。

弹指间,刹那芳华如电!

苏未覃只看了一眼,就再也无法挪开眼睛。他心中明悟,这一剑绝不是什么通幽巅峰、半步碎玄,而是真真正正碎玄境驭出的剑,叶疏落以弱冠之龄,竟已臻至碎玄!

他也清楚,将离完了。

残魂半点挣扎都没有,静静消解在这美丽惊人的一剑下,由他带来的魔气像虚假的幻影,顷刻间消散得干干净净。

“好剑,好剑。”苏未覃这时才松了口气,抬起酸软的手,准备拍两下喝彩,却见叶疏落一剑过后,竟然一头栽下来,连滞空的力气也没有了。

他顿时吃了一惊,想都没想地滚过去,正好来及接住跌落的身体,被砸得又是一阵剧痛。

“哎——”苏未覃眼冒金星,“我真是欠了你的,你没事吧?”

叶疏落半阖着眼,只说了句“真元耗尽了……”就再无动静。

“喂,你就这么晕了,我怎么帮你啊?”苏未覃无奈地叹息,“我这里是没有药的,你口袋里乱七八糟东西那么多,有没有啊?”

修真者通常都不会耗尽真元,如果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不及时调理,就会损伤根基。苏未覃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叶疏落身上翻翻。

他的手刚摸进叶疏落衣襟,一柄薄薄的剑便搭上他的咽喉。

露华。

叶疏落脸色纸一样苍白,无力地依在他怀里,只有握剑的手稳定如故,苏未覃毫不怀疑,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一剑也足以拿走他的命。

他忍不住向旁边瞥了一眼,刚才着急接住叶疏落,将神剑都抛在了一旁,现在显然已没机会过去捡了。

只听叶疏落浅声说道:“解释一下吧。”

“解释?”苏未覃简直要气死,“难道不是你该给我解释吗,说好的光明磊落正道领袖呢,就这样过河拆桥吗?”

叶疏落蹙了下眉。

苏未覃脑子一转,吃惊道:“你不会以为我在轻薄你吧?我和你说……”

叶疏落打断道:“解释一下吧……影王。”

区区两个字,听在苏未覃耳朵里,如遭冰封。

叶疏落面带倦色,忍不住咳了两声,他那一剑是真的耗尽真元心血,此时连握着剑都觉得疲惫不已,但这件事已不能再拖,在苏未覃获得神剑传承前,必须解决。

半晌,苏未覃才苦笑道:“你怎么知道的,是在第三层梦境中看到什么了吗?”

他也是敢作敢当,被发现了就不做抵赖。

叶疏落道:“你来自洞天魔府,我早就知道,不过是在梦境中才确认你是影王而已。”

苏未覃一挑眉:“我离开洞天魔府时根基都废了,连功法都是到神剑门后重修的,自认全身上下半分魔气都没有了,你怎么会知道?”

“在那片竹林里,我弹了一次琴。”

“当时沐师姐他们控制不了真元,所以你以琴声相助。”

“不错,溪云琴可以传我的感悟给听者,同时也会将听者的情况反馈给我。我察觉你境界不低,却没什么真元力,似乎是受过重创,被毁去根基。”

“这能说明什么?”

叶疏落轻声道:“我与焦安和作对那么久,怎么会看不出他的手法?能被他亲手废去根基而又不杀死,这样的人想破脑袋也没几个。”

竟然是从这里露的破绽,苏未覃真是想也想不到。他同样轻声道:“他并不是不想杀死我。”

“当时我有几分犹豫,这个传承正好可以弥补你受损的根基,而一旦你拿到神剑,更会一跃成为足以影响大局的能者,你来历这般可疑,我不知道该不该放任你继续。”

“最后你放任了。”

“因为神剑门上下都待你如亲人。”叶疏落又咳了几声,“他们虽然没太多城府,可是正因为待人以诚,旁人是不是真心,他们应该最能感受到,所以我想我也应该试着相信你。”

“那真是多谢你了。”

“在第三层梦境你梦到洞天魔府,更说明你是魔道中人,后来……嗯,我借玄心妙玉瓶和千里姻缘传功给你,是想试探你原本的境界是什么,你原本竟然是碎玄境,这让我也吃了一惊。”

苏未覃呵呵干笑:“我说过,别看我现在这样,我原来也是个高手呢。”

“我听说过,焦安和最信任的影王半年前无故叛离,伤而未死,不知所踪,这位影王便是碎玄境……到这时,我基本已经确认了。”

“这件事你都能听说,江愁眠,楚怀天,延秋,先生,这四个人里果然有一个是你的人吧。”

叶疏落竟没有否认,只道:“我身边又不是没有他的人……不然复活将离的事,我肯在天越会盟时广而告之么。”

说到这里,他实在耗费了太多精神,短剑微微一动,更迫近苏未覃的咽喉:“你想知道的我都解释了,那么,你究竟为何叛离洞天魔府,混入神剑门?”

苏未覃被短剑的寒气一激,忍不住叹道:“我若不是担心你,怎么会这样轻易落在你剑下?”

叶疏落哼道:“你若不是先来看顾我,也许我已经杀了你。”居安侯从来不会让任何事超出掌控,他愿意给苏未覃机会,除了宽容和爱才,更重要的是即便苏未覃恢复全盛时期的修为,即便他杀死将离后仿佛山穷水尽,他依然有办法将前影王格杀当场!

在这个险恶复杂的时局,叶疏落仍敢于善良,倚仗的不只是人心,更是实力。

“好吧好吧,你有剑,你有理。”苏未覃投降,“这也没什么不能说,阿和……焦安和复活将离,探知七大碎玄至宝的下落,需要献祭一千名十岁以下的幼儿,魔道虽然经常搞一些献祭,可这样惨烈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叶疏落眉宇间闪过怒色:“一千名幼儿……”

“我这个人说话做事向来比较随性,我就去劝阻他,说这些幼儿的人生还没有开始,怎么就要结束,何况失去了他们,恐怕还有一千双父母活不下去,一千个家庭破败流离。他却说……”

“说什么?”

“他说那就先把一千双父母全杀了,这样幼儿全变成孤儿,死了也就死了。”

这样稀奇古怪的逻辑,叶疏落一时竟无话可说。

苏未覃深吸一口气:“我是个孤儿,我小时候村子被屠尽了,只有我一个活下来,正巧洞天魔府的人路过,将我带了回去。我一直想不通那样一个普通的村子为什么会惹来灭门之祸,听了他这番言论,突然很是心惊,我就问他……我是不是,也是这样变成孤儿的。”

叶疏落忍不住问:“然后呢?”

苏未覃故作轻松地一笑:“然后如你所见,这世上再没有影王了。”

出生的村子因为自己才被灭族,一起长大的阿和就是罪魁祸首,这其间痛苦挣扎,又岂是几句话能说得尽?

但是还能怎样呢,人生不过就是选择了,走下去,不后悔。

多说无益。

叶疏落不知详尽,但也颇为喟然,想了想道:“你是想要说服我,焦安和一向最信任的影子,竟是个有良心的好人?”

苏未覃笑道:“我的良心就在这里,恨不得掏出来给你看看。”

就在叶疏落思索时,他的脖子忽然往后一仰,露华稍稍一动,仿佛划在了铁片上,就这么一耽搁,短剑已被苏未覃掐住手腕夺了去。

“既然并不想杀我,就不要装腔作势了,赶快休息吧,你眼睛都睁不开了。”

叶疏落用力瞪了他一眼。

“你的修为虽高,剑法虽精,可是临敌制变的经验不十分够呢……”他在叶疏落耳边说,“我不知道神剑为什么选择我,我也没有什么阴谋,我加入神剑门,只因为他们救了我,而我喜欢他们。”

叶疏落终于道:“姑且相信你。”

几乎是话音落地的一瞬间,他的眼睛便阖了起来,彻底进入梦乡。

苏未覃摇头苦笑:“这个人……”

他盯着手里的露华,一时竟茫然起来。

评论